留言討論 電子報 訂購圖書 佛法與科技 戒律 中觀、唯識、如來藏 出版圖書 藥師山通訊 回首頁 
經論探討 修行問題 佛法知見 淨土相關 五蘊身、氣身、肉身 聖像、法器、建築等 生死學 道場介紹 實用知識 個人論述 得獎紀錄 心得感想 
漫談醫病及醫病關係(二)

藥師山通訊 第19期

漫談醫病及醫病關係(二)

█藥師山 趙令鉦


丁、貨比三家型﹕
就診時只來參考醫者的意見或者手一伸二話不說,讓醫者憑脈斷病,且試看看醫者知病的功力,實際上可能還未決定接受何種治療。如有聽到不同的意見時往往會提供別的醫師看法,然後看您的答案會是怎麼樣,有的口氣還蠻像民意代表在質詢政務官一般咄咄逼人。不過如果是這種須開刀與否等這類重大,而且常會有不同意見的醫療問題時,則往往因病家本身智慧、知識不足且因彼此觀點所產生的矛盾、衝突層面太廣,很容易造成難以下定結論,而有不知所措的結果。詢問越多不同專業背景的醫師,相對的有越多不同的意見。如果也是以此心態去參訪不同背景的善知識,其過程、結果往往也是如此,若因此對佛菩薩心生疑業反而不好。

戊、全權處理型:
自己沒意見全憑醫者的專業意見,也不想多了解自己的問題。醫者說什麼就是、本人也不表意見。除了把責任全推給醫生外,有的則還希望治療的方式最好越簡單、越方便越好,說複雜了不但可能會聽不懂、也有可能會表現出不耐煩的態度。如果一旦服用無效、或有其他副作用,有的會放棄治療並另尋他途而不再求助原來的醫生;好一些的則還會再回來找醫師請求更換藥物、處方;而其中有一類病人則會因一時有效而一直服用下去,且不再回去找醫生討教、直到出現其他問題為止。相同的,有人學佛其心態也往往如此,不願多了解佛的知見,醫病關係缺乏互動性,也因此佛菩薩才有善巧方便的法門。

己、知性討論型:
此型病患屬於求知欲高者,但往往因眼高手低、又一知半解,雖然能夠提出問題就教醫者但常常抓不住要點,如果遇到的答覆不能滿足自己的認知標準或某些態度不為其所中意,大概就不容易去接受醫者的治療處方了。通常這種病人自主性高、有能力自習一般的醫學知識,因此當有病去看診時可能會事先找相關資訊研究一翻,再從容上路。此類型病人一般以知識份子、公教人員居多。而如果是這類型學佛人往往自識甚高,坊間的佛書看的多但缺乏實證,滿腦子都是他人的經驗或看法,如果真碰上有內證的善知識常會擦身而過而看走眼,白白多繞了一些冤枉路。在其上求佛菩薩知見的過程中多所波折。

庚、理想互動型﹕
這種病人對事理有極佳的思維、判斷以及行動力,並且能慎重選擇醫生和尊重醫者的專業。由於自覺病情的嚴重性,故在治療中的每一個階段中遇有關鏈性的問題一定會主動與醫者溝通,且能高度配合醫囑而不自作主張,虛心學習不會貪心躐等,有心了解醫者為其設計的醫療規劃,並能耐心的接受一定療程的治療、觀察,而不輕易更換醫療程序。此種類型屬於最理想的醫病互動型態。當然會被他選重的醫生,其素質也不會差太多,此即所謂同氣相求的道理。如果是學佛人能用這種心態上求佛菩薩,時時營造良好的醫病關係,則假以時日、此佛弟子將足堪擔負如來家業矣。

參、醫者的內涵、類型及品質:
至於醫者有那些的類型以及其治病的內涵呢?

筆者認為一位醫者除了本身具備良好的專業術養之外,尚須了解各種病人就醫時的心態、其對病的認知程度、所患病的種類及其病程久暫、周遭親友的影響力等,然後才衡量治療的方式、步驟,如此才可能產生較佳的醫病互動、以期達到療病癒疾的目的。

因為醫者本人的專業醫術修為在治病的角色中可能只占一部分的份量,而另一部分則取決於患者就診時的心態與其後續配合醫療的情況。而所謂醫術,在臨床上,真正治療疾病的過程中、醫者所能幫上忙、且具關鍵性的角色者,約占一成。這一成是以急性病,如感染性疾病、異外傷害等之緊急救治,且完全須靠醫者是否妥當處置為主。而另外九成之疾病中又以慢性疾病居大部份,且大多以減緩病情之惡化為其治療的重點,而這些往往還需要靠病人長時間配合在飲食、運動等多方面的習慣改變才能收效。這點似乎很像菩薩道行者需要生生世世去實習四攝事、六度萬行等等,以期逐漸減少惡業、增長善業、增進福慧,進而能改變個人習氣、自淨意業、提升四無量心等等。

由於醫者是以護生的立場出發,本來就須心懷慈悲以待患者,且有責任使患者免除痛苦及死亡的威脅;因此即使知道自已的能力有限,也當盡力為之。當然所用的方式,除了藥物等醫療程序所容許的方法之外,其他的方式、態度,如為病人做最有有利的考量以及心理層面的關懷等等行為,則往往由于醫者個人喜好或道德良知、宗教情操而有所不同,此實已超過醫學專業領域的層次,且不易以任何表面的條文、規定而加以要求。

對於醫者在專業上的素養,依筆者的觀察大致有如下三種歸類:
甲、 理論型:
這類醫生學識程度一般較高,也許是習氣使然喜愛思考偏重理論而對於實務方面則是興趣缺缺或眼高手低。有的則偏好講授學問、博灠群籍,比誰看過的書籍、文獻較多,有的則著作等身,這類醫生以從事教學研究為主。往往他們有興趣的不見得是把你的病治好,但如果你的病很特殊而罕見,那就非常值得好好研究。修行上的善知識如果是這一類型者,偏於理而輕乎事,亦即具有博學、多聞的內涵,在個人實證的體驗上則嫌不足或缺乏。

乙、 臨床型:
這類醫生以解決病家疾病為導向,對於理論的研究則顯得不足甚或不屑一顧。因此他們的口中常以治病人數或者治癒別人不能治好的病來自我標榜,至於談及如何治好或者治療的方法、觀念時不是故弄玄虛,就是語焉不詳,或者所使用的理論漏洞百出,不然就是獨創一格未曾聽聞。然而他們的確也有些佳作、特長,具有豐富的實戰經驗。對於久病而不能得到醫治的患者,就極有可能相信他們充滿信心、肯定的說詞而取得信賴,或者透過某些人的強力推介而求助於他們,以期一藥而癒,即或他們未必具有醫師資格。其他像有些外科醫師,如人俗稱的朱一刀,常讓病人以為開刀就可一勞永逸,對於其他非侵入性的治療方法常有意排除者,其心態無非是想增加自己練刀機會,或者是以增加收入為其目的者,亦可歸屬此類型。修行上的善知識如果是這一類型者,偏於事而輕乎理,有的則具有很強的定力或神通力者,但其知見卻可能有所偏頗。

丙、 理論與臨床并重型﹕
這類醫生處事應物不僅觀念清晰、思維嚴謹、實事求是,有的更是博學多聞: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有關於人類文明的各種學問,時時抱著虛心向學的態度,並且將之融入治病的理念。對於病人的想法、經驗,會以認真的態度加以瞭解、思考、分析。這類醫生謙沖為懷、悲天憫人,處處以病人的角度來看問題,並且能為病人設想,具有高度的同理心、不凡的智慧。這類醫生對於療效的看法非常嚴謹,不信口開河,但熟知各種病程以及治病的因緣條件,而且更重要的是對于自己較無把握或須借重別科專長、設備的疾病則能虛心求教,於必要時安排病人轉診、會診,以期病人獲得最好的照應,而非打腫臉充胖子的心態、蠻幹倒底自我逞強。修行上的善知識如果是這一類型者,見地及實修二者不偏頗,自我要求高以期理事不二、空有雙融。

此外,還有醫療品質的問題也是值得探究,例如目前在台灣時常可見一些名醫門診人數相當驚人,然而其看診的品質是值得懷疑。因為畢竟一個人的體力、注意力有限,不可能從第一個病人到最後一個病人都是一成不變,都那麼專注。而且依據美國一些經驗豐富的老醫師們的估計﹕診斷準確度最好的情況也只有在50%上下(也有資料為75%),更何況門診人數是人家的數倍以上,那麼誤診率有多高則不言可知了。至於其他如急診、外科、骨科、婦產科等須長時間在開刀房內或急診室待命的醫師們,其體力、精神狀態也沒人去要求、監督,長時間下來其每個處理程序、步驟的品質更是不堪想像,尤其近年來加入骨外科的新科醫生更少,然而開刀人數不減反升,其中是否存在外勞、密醫等問題則有待主管單位嚴加把關,而病人也只有靠自己的運氣或設法自求多福了。相對於航空公司的飛行員至少有定期體檢、汰換的制度,坐飛機應該是比進開刀房安全性高。

常人稱道一位良醫為仁心仁術,然而有仁心未必有良術,反之有良術未必有仁心。醫者的心術決定病人的癒後,真可說:醫師為刀俎,病人如魚肉。擇醫豈可不慎?相同的,修行時所依止的善知識何常不然?然而,因壞病誤醫受苦其禍只此一世,而修行偏差所致的果報,尤其當心念偏差所感召之種種陰魔,如〈楞嚴經〉中所提的,導致修行人走入邪行、種下果報,則其牽連更廣、禍延多生而不止,豈可大意?

然而醫者能把病治好是因為病人尚有生機﹔而醫者的功能只是設法排除妨礙其生理的種種因素、使其恢復正常運作而已。而其所使用的知識則為過去許多醫家、各類相關的科學家所不斷研創、結合的傑作。因此,醫者能治好病實無足自誇、自慢之由。況且病人如果了無生機,則這些知識也將一無是處。同樣地,眾生不能明心見性,實因其妄想執著障礙本心,此好比眾生在作夢一般,而佛菩薩只是將其喚醒而已。而喚醒的方法,則隨眾生根器不同而異。因此佛菩薩度生的心態是 ﹕我應滅渡一切眾生,滅度一切眾生已,而無一眾生實滅度者。

另外無可諱言的,由於醫者經常受限於本身的經驗、習氣、體力、精神力等,有時難免忽略掉患者的真實狀況,因而在診斷處方時或手術的過程中產生偏差,造成病藥不相應或手術後遺症的情況發生則時有所聞。類似修行的例子,如維摩詰居士就曾糾正過本師佛弟子,不應將自己受習的經驗生硬地套用在自己弟子身上,以致造成鑿方納圓的偏差,這應該也算是一種法執吧。另外一個問題是若道場的徒眾人數過於龐大,若受限於指導者的質量,則在修行指導上的素質自然會受到影響。

而佛菩薩在處理眾生的問題時,由於自身業障的消除,故能從空性起用,破除我、法二執,自無上述偏頗的情事發生,而且思慮周延、心量之大實不可思議。而此心量即使是聲聞、緣覺之聖者也不得而知,惟佛與佛相知,而佛弟子若常去聽聞受習也可悟入佛的知見。(參考法華經)

肆、醫療模式及治病法則﹕
當醫者在診治時,其腦中的思維呈現一種網狀結構,而且涉及醫者所熟習的各種學養領域。以西醫師而言,則其知識及思維方法是建構在現代的科技、醫學領域堙C三、四十年前當急性流行病肆瘧時,幸有抗生素的發明,因其效果宏大也就形成如下的醫療模式﹕遇有問題首先要找到病原(如細菌),再找出(或培養出)可消滅它的藥物(如抗生素)。直到急性病遂漸被控制下來,而慢性病(如糖尿病、高血壓、癌症等)的威脅日增,以前研究疾病的模式無法解決目前的問題,才有多病因的研究模式因應而生。

然而受限於研究方法的本質,在慢性病方面的療效有其限度而不盡理想是不爭的事實。直言之﹕即什麼樣的思維方式自可解決相關性質、層次以下的問題,好比設定好網目尺寸的篩網,只能留住這個尺寸以上的粒子一樣。類似的問題也發生在以傳統醫學為主的中醫師身上,只是各有其善長的經驗領域,而有一小部份的交集。一位醫者如果能夠瞭解任何思維方法的限制,用法而不執於法,學習「即一切法,離一切相」的精神,自然心胸能夠虛懷若谷、容受十方諸法而出入無礙了。

關於醫者治病的法則,筆者認為大概也有下列四種:
甲、常規治療法則:
這類疾病的處理須遵照一定的作業程序,步驟。而其法則放諸四海皆準,為多數人所形成的共識。屬於對號入座的方式。

乙、簡單變化法則:
處理某些疾病其過程須作一些簡單條件的判斷,然後採取不同的措施。例如中醫的陰陽辨證法則即是,當條件對立時則其處置的方式可能截然不同。

丙、不按常理的變化法則:
某些疾病如果無法依循上述二種法則解決時,物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這也好比軍事上的奇兵,醫者可隨著內外多變化的環境以及條件加以運用,此時施術者的心靈已達藝術化的層次,其中奧妙往往不易言說。如俗話常說:神來之筆,大概指此。善於此道的醫家,除了在專業的領域上奠定有相當的根砥之外,須再加上博通無礙的心靈、以及善巧方便的觀察能力,也因此其人的醫術可稱為醫藝,此種層次已非執於方術的醫匠所能及。

丁、勿藥元詮法則:
即醫者不使用藥物治病,而是要求病人自己改變觀念、作息、飲食等,則身體自己有調節生理的功能,而達到不藥而愈的效果。

前兩種模式可經由一般正規教育加以訓練,而第三種則端視醫者本身的氣質而定且鮮有方法可循,也往往不易為常人所瞭解或接受。第四種則是在醫生指導下,須依賴病人本身的自覺、自力行為才可能產生療效。

反觀佛法,依百法明門論可概分為有為法、無為法,前者有相、法可循,至於無為法就只可內證,而不可言說矣。 如吾人所熟知之三無漏學:戒、定、慧,其中戒為約束個人行為所依據的各種規則如五戒、十戒、菩薩戒等,從減少差錯及惡業來修正行為;而定的修持好比以不變應萬變,不管內、外塵境只此一念來應付;而修慧就更複雜了,遇到前二種方式的瓶頸就要能應變、權變。另外在〈百喻經〉中提及論門四有種,此模式與上述治則有有異曲同功之處,其內容如下:

甲、決定答論門﹕
譬如人一切有皆死,此是決定答論門。(按﹕意思是人有生必有死,此即若P則Q)

乙、分別答論門﹕
死者必有生,是應分別答:愛盡者無生,有愛必有生,是分別答論門。(按﹕若問﹕「死了是否一定往生?」那就要分別答覆:能斷盡愛欲執著的人就無往生﹔有愛欲的執著就有往生﹔亦即有死未必有生,但對乘願再來的大乘行者與迴心阿羅漢而言就另當別論。此即若Q則非P)

丙、反問答論門﹕
有問人為最勝否?應反問言:汝問三惡道,為問諸天?若問三惡道,人為最勝,若問於諸天,人必不如。如是等義,名反問答論門。(按﹕若問往生人道是不是最好的呢?那還要反問他﹕你是和三惡道或和各天界眾生比較?若和前者比較那當然是最好的了,若和後者比較那就一定不如了。對不同的條件而言自然有不同的答案)

丁、置答論門﹕
若問十四難(註三),若問世界及眾生有邊無邊,有終始無終始,如是等義,名置答論門。(按﹕對於這類哲學問題好比去回答:擠牛角可擠幾滴牛乳?也好比從螞蟻的角度看人的問題,極易讓人落入所知障,也與事實不符,而且無關解脫及渡生故不予作答,由此可見並非有問必答)

以上四論門是為了破外道只偏修一種分別論(註四)的邏輯所提出的看法,這是因為隨著不同性質的問題應該有不同的觀點、態度,其中置答論所顯出的智慧更不可思議,這與維摩詰居士以不作聲回應文殊菩薩不二法門有異曲同功之妙。此因語言、文字好比牛角,而空性實義好比牛乳,欲擠牛角得牛乳終是不可得,故而不可言說。

(註三)十四難:外道十四難句,佛不答之。
一、世界及我為常耶?
二、世界及我為無常耶?
三、世界及我為亦有常、亦無常耶?
四、世界及我為非有常、非無常耶?
五、世界及我為有邊耶?
六、世界及我為無邊耶?
七、世界及我為亦有邊、亦無邊耶?
八、世界及我為非有邊、非無邊耶?
九、死後有神去耶?
十、死後無神去耶?
十一、死後亦有神去、亦無神去耶?
十二、死後亦非有神去、亦非無神去耶?
十三、後世是身、是神耶?
十四、身異、神異耶?
問曰﹕若佛為一切智人,何不答此十四難?答曰:無此事實故不答。諸法有常無此理,諸法斷亦無此理,以是故佛不答。譬如人問﹕搆牛角得幾汁之乳?是為非問,不可答也。(出自:智度論二,俱舍論十九。見佛學大辭典)

(註四)執著一種分別論的謬誤在《百喻經》有一個比喻:一對兄弟分家產,怎麼分也分不公平。一老者出了一個點子,凡所有東西都分成兩半,例如只有一個花瓶時也將它切成兩半對分。像醫學常用的排除法(ruleout),有時也會犯了上述的毛病而不自知,如同為了平分而平分,此則為了排除而排除。

伍、對於病程及療效的認知:
疾病的處理,其過程、結果往往與其本質之難易有關,不可一概而論。有可能重病經妥當治療而逐漸康復,也有可能病情不易控制終致病危身故。另外有一個問題值得一提就是:有時某種必要的藥物或處置方法會造成病人暫時性的不適,之後會逐漸好轉﹔但往往因病人對這種不適、其心理上在事前即畏怯而拒絕採用,因而有可能接受一些無效的姑息療法,導致延宕醫療的結果。同樣地也可能發生在面對個人業障、因果的處理態度上。

在此值得探究的是:對於療效的認知,一般人的習慣是只求眼前問題獲得解決,即認定為有效的治療,此看法是值得商榷。如一般急性病在適當處置後病情趨向緩解,危機可能因此獲得解除;但也可能是病情暫時取得控制,過一段時間之後病勢復發或產生別的併發症。而慢性病也可能在一段長時間經由藥物控制下,暗中衍生其他併發症接著產生急性發作的情形。所以療效的評估往往是不太容易光從外面的表象、症狀、加以裁定,還須一段時間加以追蹤才能取得結論。古人成語中的蓋棺論定即有此意。

至於眾生的業障,如各種無明等,以及所造的因果等等,若要判定是否消除或還完,那可能得發上不止一世,甚至不可預期的時間才能得到結論,如悟達國師那條人面瘡的因果就等了十世。據聞,本師佛證道後欲度化曾教祂打坐的老師,可惜晚了一步,該老師已往生無色界。本師佛告訴弟子說:好幾萬年之後他一出定,會先後投生水獺及貓頭鷹。」學生問祂為何會如此?本師佛告訴弟子:祂的老師曾在溪水邊修習禪定時,為魚兒們戲水時所拍打的水聲擾亂,當下起心動了一個瞋念:「你們再吵,我就變成一隻水獺把你們吃掉!」又曾在林中修習禪定時,為吱吱喳喳的鳥聲所擾,當下又心生了一個瞋念:「你們再吵,我就變成一隻貓頭鷹把你們吃掉!」?仙人這兩個在高度禪定中所起的念頭卻要在那麼久之後才能看到這樣負面的結果,至於其他凡夫俗子在身口意所造的諸業障,如無緣碰到大醫王幫忙,想要確知何時是否圓滿解決,那就更難評估而且不可思議了。

有關因果業障處理的典型例子以定業難轉及重報輕受這兩種型態為主。
定業難轉的例子則以目犍連尊者為最著名,尊者神通第一,然而在面對過去生所造諸多殺業的因果時,神通不敵業力。或許有人會質疑何以本師佛不幫他?在此筆者個人從醫師的角度來看是﹕從慈悲心的角度是要幫,但站在尊重因果律、平等心對待眾生的角度以及在大醫王對整個背景問題的了解之下,可能以不昧因果的態度來接受這個果報是當時最合宜、圓滿的處置;而尊者如果心生慈悲,得知這背後的問題,相信也會同意這個處方而處之泰然、歡喜去受了,也因為了此因果之後尊者證得阿羅漢的果位。

重報輕受的例子在<雜寶藏經>中有這樣的故事﹕昔佛在世,有一長者的兒子,年紀約五、六歲。有一相師為他看相說他福德都夠,可惜只有短壽命。長者將至外道六師的住所,希望求長壽,結果懊惱六師都無有能與長壽的方法。於是有一天來到佛的住所,告訴佛說:「我這個兒子短壽,只願世尊使他長壽」。佛說﹕「無有是法能與長壽。」長者再度告訴佛說﹕「願示方便。」佛當時教導他說﹕「你帶孩子到城門下,見到人出去就向他行禮,進來的人也向他行禮。」當時有一鬼神化作婆羅門身,正想入城,小兒向他行禮。鬼咒願說:「使你長壽!」此鬼乃是殺小兒鬼。但依鬼神的法則不得二語,既然許諾長壽,更不得殺害他。以其如是謙忍恭敬,得以延長壽命。

由上面的故事可知:佛一開始就表明並沒有方法使小孩長壽,當長者進一步求個方便時,佛慈悲才提出上述的方便之道而且事前並不說朋白,結果小兒如實做去而得延壽。若說得太明白,反而因受限當事人的智慧導致在實行時因自我設限及誤解常造成偏差的結果。又如果長者心中起疑,心想這樣行禮與長壽何關,豈不是被當成瘋子?因而礙於面子而不去做,那麼醫病關係也就終止。<了凡四訓>的作者能以不斷地佈施而得以延壽與此故事有異曲同功之妙。也許我們若能長時間以無住相佈施並心存謙忍恭敬,有可能某些問題在無形中得到更妥當的安排或解決,只是心態上不應本末倒置、倒果為因了。至於從此以後小孩的這個問題是否就此圓滿解決呢?經上沒提,筆者認為:可能是佛先行個方便,待小孩長大後再與佛接上醫病關係,然後再繼續下一階段的治療吧。

當然,多數人的心態還是比較喜歡重報輕受的結局,此乃人之常情。 筆者以為:佛是大醫王,祂所了解眾生的問題、以及所提出醫治的方法,有時往往非眾生的知見所可以明瞭。如果我們常帶著一些成見、執著,來到大醫王前面,強求祂用我們的想法來滿足我們,而不是以一顆深心、直心來祈求:請祂用祂的智慧加以判斷,並給予我們當時最適切的方法來幫我們,然後以無住相的心去力行,則對於我們實際治療效果非但大打折扣,且可能延宕多日,在修行上也往往過門而不得其入。

陸、有關醫療組織的結構:
常言道:醫生緣,主人福。有些病人往往就非得找某位醫師診治不可,換了別的醫師就沒效。這之間的因緣關係常人不易理解,也好比某些佛弟子或眾生和某位佛菩薩特別有緣一樣,也是不可思議。

關於治病的效果,往往決定在醫者診斷的確實與否;而診斷的確實與否,又取決於醫者對問題背景的全盤瞭解。在國外有家庭醫師的觀念,全家大小在某科的建康問題都找他幫忙,自然時間久了對於整個家族史、個人病史等也就瞭若指掌。一旦有病情需要住院時,則可透過其家庭醫師所建立之專業性人脈之服務,並參與其他專科醫師的會診,直接提供相關病人的資訊、建議,如此不但可以減少診斷上的盲點而且在治療上可以爭取到寶貴的黃金時間。出院後又可轉回原來的家庭醫師以利病情追縱、照料。

反觀國內的醫療體系好像一國二制,家庭醫師和醫院的關係各自獨立,轉診制度未予落實,且隨意由病人四處遊走各大醫院(此好比 shopping),而且大型的教學醫院也在看一般性的門診,組織架構重疊、浪費不少寶貴的醫療資源。感覺上整個醫療網的架構是鬆散的,彼此不夠緊密相連。 而有關佛法方面的修行似乎也應該上求、專求一位有緣的佛菩薩,如同個人的家庭醫師一般。如果能專修一門,不斷深入、上求佛道,則極可能接上諸佛菩薩的超大級醫療網而真正受益。

柒、結語:
古人說久病成良醫,當自己的久病改善了且深知其中的疾苦,一般人常會發心去幫助其他病友,或加入義工行列、參與整個醫療網的服務,這種心態也是一種迴向。同樣地,佛弟子也應當學習從解決自身的問題到承擔眾生的問題、苦難,都與諸佛菩薩聯結成一個密不可分的群體醫療網。否則當自己了脫生死後,卻不管他人苦難豈不是成了自了漢?

因此,若是學佛人欲與大醫王發生最佳的醫病互動關係,則當效法普賢菩薩所說的普賢十大行願。簡單的理由如下: 禮敬諸佛,讚歎如來此二者為病家對醫者的德術從心裡認同,才有可能進一步求醫,進而上求佛道。而廣修供養,則好比是病家能照著醫師所交代的醫囑去行,以之作為最上的供養,此即法供養(註五),而其對象也應包括其他的醫師群,即無量的十方三世諸佛菩薩。懺悔業障:即時時內觀自心、自我覺察業障的問題才可能會去求教醫師,在心態上也才不至於諱疾忌醫,而產生增上慢。隨喜功德:對一切眾生廣結善緣,隨喜讚助才有可能化解一切有形、無形的阻力而轉為修行上的助力及善緣。

請轉法輪:虛心請教才能受益,切勿不知以為知、或自己憑空想像按圖索驥而自以為是。請佛住世:請求醫師不要離開,依賴著醫師並建立起緊密的醫病關係以及擔任醫者(佛菩薩)和病患(眾生)之間的橋樑。常隨佛學:好像小學生賴著老師,隨時請益,常受教誨因而得大利益。也因如此才有可能上求得到佛的知見,而把偏見減到最少,也才有可能悟入佛的知見。前三者以上求佛道為主,而此二者:隨順眾生、普皆回向,則以下化眾生為主,視眾生如如來一般地承事、善巧方便並令其歡喜,且將所有功德回向給十方眾生。

以上十項生生世世去做、無有疲厭,如此之大行願才可能永繫與諸佛菩薩的醫病關係,也才有可能真切地悟入佛的知見並加以澈底實踐,也因如此才有可能學會圓滿的真實修行而能夠自利利他、自度度人。

(註五)<普賢行願品>﹕諸供養中,法供養最。所謂:如說修行供養,利益眾生供養,攝受眾生供養,代眾生苦供養,勤修善根供養,不捨菩薩業供養,不離菩提心供養。

漫談醫病及醫病關係(二)
█藥師山 趙令鉦


實用知識
文章標題 作者 修改日期 pdf格式 htm格式 閱率
吃素與健康紫空居士2007-10-3126896
淺談學齡前兒童的教養問題郭妙芳1995-09-0131211
介紹佛教七寶之首─琥珀周淑梅1995-12-0128388
由身體保健談太極拳的一些觀念趙令鉦1996-03-0132536
常用中藥材在生活保健上的應用(一)趙令鉦1996-09-0132287
常用中藥材在生活保健上的應用(二)趙令鉦1996-12-0125330
老人保健漫談謝欣燕1997-09-0127113
痛經該怎麼辦?謝欣燕1997-09-0125411
新世紀飲食──好書大家看趙令鉦1997-12-0122861
素食者如何坐月子趙令鉦1998-03-0130854
實用藥茶簡介(一)趙令鉦1998-06-0123775
實用藥茶簡介(三)--茶葉專輯趙令鉦1999-03-0124919
天馬簡介慈淨1998-06-0123913
傳統放血療法的探討趙令鉦1998-09-0124290
實用藥茶簡介(二)--減肥茶專輯趙令鉦1998-09-0124537
漫談醫病及醫病關係(一)趙令鉦1998-09-0124174
漫談醫病及醫病關係(二)趙令鉦1999-03-0123725
基金會介紹|雲峰山景區|印斗山生態園|學員園地|訂電子報|問題討論|所有文章|網站管理 
版權所有  轉載任何本站文章請勿修改且應註明出處及作者
財團法人新北市私立藥師山紫雲紫虛社會褔利慈善事業基金會 地址:新北市平溪區平湖村石硿子36號 電話:02-23689416/0988-143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