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討論 電子報 訂購圖書 佛法與科技 戒律 中觀、唯識、如來藏 出版圖書 藥師山通訊 回首頁 
經論探討 修行問題 佛法知見 淨土相關 五蘊身、氣身、肉身 聖像、法器、建築等 生死學 道場介紹 實用知識 個人論述 得獎紀錄 心得感想 
六十心介紹(中)
藥師山通訊 第76期
六十心介紹(中)
(大毗盧遮那成佛經疏卷第一 沙門一行阿闍黎記 入真言門住心品第一)
█藥師山 紫雲居士

第廿一云何商人心。謂順修初收聚後分拆法者。如世商人先務儲聚貨物。然後思惟分析之。此物當某處用。彼物當其處用。可得大利。若行人先務內外學問。令周備已方複籌量。此是世典當如是處用。此二乘法用應接某人。此大乘資糧是某緣所要。此名商人心。亦由先習使然也。修捷疾智是彼對治。謂隨聞何法。即應觀彼因緣事用。豈待多聞蓄聚。方求用處耶。

(商人心即是如同商人做生意,為成本及利益而分析得失的心。)

◎云何商人心。謂順修初收聚後分拆法者:商人心是隨順成本及利益分析。

◎如世商人先務儲聚貨物。然後思惟分析之:一般世間商人先存儲貨,再分析物品流向。

◎此物當某處用。彼物當其處用。可得大利:因物品流向得差價利益。

◎若行人先務內外學問。令周備已方複籌量。此是世典當如是處用:若修行人先內修戒律外修正知見,準備好計畫以世間方法學習之,如此是有用的。

◎此二乘法用應接某人。此大乘資糧是某緣所要。此名商人心:用分析方法說小乘聲聞緣覺應接受哪一類型人,大乘是接受哪一類型人。

◎亦由先習使然也。修捷疾智是彼對治:如此也是習性使如此分析,對治方法是修快捷智慧法。

◎謂隨聞何法。即應觀彼因緣事用。豈待多聞蓄聚。方求用處耶:當要修什麼法時,應該觀修行渡生是以因緣來看。不是用人間學問累積知識去說事,以對眾生有用方式來學法渡生。

第廿二云何農夫心。謂隨順初廣聞而後求法者。如學稼者詢問老農。云何知地良美。云何耕植耘耨。云何候時。云何獲藏。如是一一知已方就功力。此心亦爾。先務諮承智者。廣聞道品。然後行之。皆宿習使然也。以利智為所對治。如聞諸蘊無常。即知界入緣起等其例皆爾。又如毒箭入體。豈得俟三農月廣問。而後拔之耶。

(農夫心即是先求聞而後付諸行動,如同農夫耕作,先了解作物程序之後,再求生產的方法。)

◎云何農夫心。謂隨順初廣聞而後求法者。如學稼者詢問老農:隨順修學的心,認是初級、進級、廣論爾後依次第修法,如同學農事要問有經驗的農夫。

◎云何知地良美。云何耕植耘耨。云何候時。云何獲藏。如是一一知已方就功力:肥地、耕植、農時、收穫,一些農事經驗即是功力。

◎此心亦爾。先務諮承智者。廣聞道品:學習心如同與農夫學農事的心一樣。須依善知識智慧者學廣論、正知見,次第修行。

◎然後行之。皆宿習使然也。以利智為所對治:面對修行一些過去習性,須以智慧對治。

◎如聞諸蘊無常。即知界入緣起等其例皆爾:聽五蘊、無常、即知說明三界,緣起等有為法。

◎又如毒箭入體。豈得俟三農月廣問。而後拔之耶:三毒貪嗔癡須用修行方法除去,不是問農夫即可除去三毒無明。

第廿三云何河心。謂順修依因二邊法者。此心性雙依二邊。或時修常或時修斷。或複邪正兼信。如河水雙依兩岸。其所漂流之物。亦不定系一邊。此中對治。謂行人專心一境。則能有所至到。若心不定守能令事業俱辨。無此理也。

(河心指大心,即正法要學習,邪法知錯在何處,依常依斷非正法。)

◎云何河心。謂順修依因二邊法者:河心是隨順菩薩大心,不修兩邊中的一邊為是。

◎此心性雙依二邊。或時修常或時修斷。或複邪正兼信:心中對常、斷、正、邪同時相信,對有為法、無為法都認識。

◎如河水雙依兩岸。其所漂流之物。亦不定系一邊:如河水中的漂流物不一定在哪一邊。

◎此中對治。謂行人專心一境。則能有所至到:對治方法是修行人要專心一心,必能修證。

◎若心不定守能令事業俱辨。無此理也:若心不定,修行渡生是不能成就。

第廿四云何陂池心。謂隨順渴無厭足法者。譬如陂池。若眾水流入終無厭足。是心亦爾。若名利眷屬等事來集其身。終無厭足。乃至於所學法亦爾。如已得乳糜不務速食。更複渴望餘味。是中少欲知足以為對治。

(陂池心即是貪求無厭的心。)

◎云何陂池心。謂隨順渴無厭足法者:陂池心是隨順貪求無厭的心。

◎譬如陂池。若眾水流入終無厭足。是心亦爾:心如眾水流入池中,無有修止。

◎若名利眷屬等事來集其身。終無厭足。乃至於所學法亦爾:對世間名利弟子無有滿足,學法亦如是。

◎如已得乳糜不務速食。更複渴望餘味:如自己初得道即想成就。

◎是中少欲知足以為對治:對治方法是減少欲望,知足常樂。

第廿五云何井心。謂如是思惟深複甚深者。謂如俯足井水淺深之量難知。此心性亦如是。凡所思惟好尚深遠。所有善不善事。皆欲令人不能測量。共行住同事亦不識其心行。當知是井心也。緣起法門及善人相。皆顯了易知。是彼對治。

(此段說明井心即是深謨遠慮的心。)

◎云何井心。謂如是思惟深複甚深者:井心是深謀遠慮的心。

◎謂如俯足井水淺深之量難知。此心性亦如是:人心難測,如同井的深淺。

◎凡所思惟好尚深遠。所有善不善事。皆欲令人不能測量。共行住同事亦不識其心行。當知是井心也:人的思想是深謀遠慮,所作善不善的事情不是人能測出。

◎緣起法門及善人相。皆顯了易知。是彼對治:對治方法是對於人修的法門及人的個性易了知。

第廿六云何守護心。謂唯此心實餘心不實者。如世人為護己身財物等故。乃至周牆重閣種種防守。不令為他所傷。此心亦爾。常守護身心。乃至如龜藏六。不令外境所傷。謂唯此行為寶。諸餘有作之務皆為不實。學聲聞者多生此心也。以兼護他人。為所對治。又有人自保所解。不欲令他種種異論所傷。謂餘見解悉皆不實亦是也。

(此段說明守護心即是固守執著、自以為是的心。)

◎云何守護心。謂唯此心實餘心不實者:守護心是為自保自己,對不實之見也不說怕被傷害。

◎如世人為護己身財物等故。乃至周牆重閣種種防守。不令為他所傷:如世間人為保自己財產設立門牆及守護,使不被傷害。

◎此心亦爾。常守護身心。乃至如龜藏六。不令外境所傷:守護心即是人常如龜一樣用硬殼守住身心,使不被傷害。

◎謂唯此行為寶。諸餘有作之務皆為不實:並唯有認修行為寶,其他所作之事不重要。

◎學聲聞者多生此心也。以兼護他人。為所對治:對治方法學聲聞修行者用護持心護其他人。

◎又有人自保所解。不欲令他種種異論所傷。謂餘見解悉皆不實亦是也:又有人自己保護自己,不被其他各種邪見所傷,故說見其他見解不實也不說。

第廿七云何慳心。謂隨順為己亦與他法者。謂此人諸有所作。皆悉為自身。故財物伎藝乃至善法。皆好秘惜不以惠人。有此相者。知是慳心。以念施及無常等。為所對治。當念財物伎能。設無常時。無有隨我去者。然今此身。念念不可自保。何惜此耶。

(此段說明慳心即是只為自己不給他人,自私自利的心。)

◎云何慳心。謂隨順為己亦與他法者:慳心是只為自己,亦不肯教人。

◎謂此人諸有所作。皆悉為自身。故財物伎藝乃至善法。皆好秘惜不以惠人。有此相者。知是慳心:此人作為利益為自己,財務、技術、祕笈不肯教人,若有此心現象是慳心。

◎以念施及無常等。為所對治:對治方法是用佈施及無常觀。

◎當念財物伎能。設無常時。無有隨我去者:當無常時一切財物、技術無法帶走。

◎然今此身。念念不可自保。何惜此耶:然而今此身都無法自保,更何必在乎於財務、技術。

第廿八云何狸心。謂順修徐進法者。如貓狸伺捕禽鳥。屏息靜住不務速進。望至度內然後取之。此人亦爾。遇聞種種法要。但作心領受記持而不進行。冀待良緣會合。則當勇健勵行之。又如貓狸蒙種種慈育。亦不識恩分。若人但受他慈惠善言。而不念報。是狸心也。以不待時處如聞輒行常念恩德。為所對治。

(此段說明狸心即是慢慢漸進試探及無感恩的心。)

◎云何狸心。謂順修徐進法者:狸心是慢慢試探的心。

◎如貓狸伺捕禽鳥。屏息靜住不務速進:如貓狸捕鳥時暫時停住不前進。

◎望至度內然後取之。此人亦爾:到範圍內即捕之。

◎遇聞種種法要。但作心領受記持而不進行:此人亦如是,聽聞法要重點但不願修持。

◎冀待良緣會合。則當勇健勵行之:待機緣巧合,則精進修行。

◎又如貓狸蒙種種慈育。亦不識恩分:貓、狸受恩不報恩。

◎若人但受他慈惠善言。而不念報。是狸心也:若人受恩不報恩是狸心。

◎以不待時處如聞輒行常念恩德。為所對治:對治方法是當他不在時,對其行為常念恩德。

第廿九云何狗心。謂得少分以為喜足者。以狗以薄福因緣。所期下劣故。遇得少分粗鄙之食。便生喜足。若稍過於此者。則非本所望。此心亦爾。聞少分善法。便以為行不可盡。不復更求勝事。此聲聞種習所生也。以增上意樂為所對治。乃至心如大海。少亦不拒多亦不溢。

(此段說明狗心只要得到少量即可歡喜滿足。)

◎云何狗心。謂得少分以為喜足者:狗心是只要一點點就高興滿足。

◎以狗以薄福因緣。所期下劣故。遇得少分粗鄙之食。便生喜足:狗因福薄因緣生此劣身,遇分一點食物便心生歡喜。

◎若稍過於此者。則非本所望。此心亦爾:若多一點非心中希望,狗心即如此。

◎聞少分善法。便以為行不可盡。不復更求勝事:若修一點點善法即不得了,更不願修或多作其他殊勝之法或事。

◎此聲聞種習所生也。以增上意樂為所對治:此是聲聞習性,對治方法須以無上妙法增加修行意願。

◎乃至心如大海。少亦不拒多亦不溢:心調整到如大海一樣,多少都不影響。

第三十云何迦樓羅心。謂隨順朋黨羽翼法者。此鳥常恃兩翅挾輔其身。所往隨意以成大勢。假少一羽則無所能為。此心亦爾。常念多得朋黨與輔翼相資以成事業。又因他所作而後發心。不能獨進。如見人行善。便念彼尚能行。我何不為。當念勇健菩提心。如師子王不籍助伴。為所對治。

(此段說明迦樓羅心即是呼朋引伴,互相輔佐的心。)

◎云何迦樓羅心。謂隨順朋黨羽翼法者:迦樓羅心是隨順同伴一起的心。

◎此鳥常恃兩翅挾輔其身。所往隨意以成大勢:此鳥用翅飛行,以一大群成一種勢力前往。

◎假少一羽則無所能為。此心亦爾:若少了一個翅膀,則無法飛行。

◎常念多得朋黨與輔翼相資以成事業:內心想得到同朋好友協助完成事業。

◎又因他所作而後發心。不能獨進:又因他獨自發心,無同伴無法前進。

◎如見人行善。便念彼尚能行。我何不為:如見人行善,內心想別人可以為何我不行。

◎當念勇健菩提心。如師子王不籍助伴。為所對治:對治方法須發菩提心,如獅子王不須一群相助。

第卅一云何鼠心。謂思惟斷諸系縛者。如鼠見他箱篋繩系等。輒好非理損壞。亦不作念。由斷此故令我得如是利。但爾無趣為之。此心亦爾。所有系屬及與成事。好為間隙而俎敗之。

(此段說明鼠心即是想盡辦法去除各種障礙,必得心所想之事與物。)

◎云何鼠心。謂思惟斷諸系縛者:鼠心想盡辦法除去障礙。

◎如鼠見他箱篋繩系等。輒好非理損壞。亦不作念。由斷此故令我得如是利。但爾無趣為之:如老鼠見箱、鼠夾、繩……等想辦法弄壞,也不是為弄壞而弄壞,老鼠因由此而得利,只是無意而造成如此。

◎此心亦爾。有系屬及與成事。好為間隙而俎敗之:鼠心即是有些關係及事業應該會成就,但是中間無意中卻失敗。

第卅二歌詠心。梵本缺文不釋。阿闍梨言。此喻傳法音也。如世人度曲於他。得善巧已。複為他人奏之。出種種美妙之音。聞者歡喜。此心欲從他聽聞正法。我當轉為眾生。以種種文句。莊嚴分別演說。令此妙音處處聞知也。多是聲聞宿習。亦能障淨心也。當念我當得內證自然之慧。然後普現色身而演說之。是彼對治。

(此段說明歌詠心即是以聽聞正法如是修行。)

◎云何歌詠心。梵本缺文不釋:梵文不譯。

◎阿闍梨言。此喻傳法音也:歌詠心比喻法音宣流。

◎如世人度曲於他。得善巧已:如世間人用樂曲渡生亦是善巧方便法。

◎複為他人奏之。出種種美妙之音:樂曲為他人奏出美妙音樂。

◎聞者歡喜。此心欲從他聽聞正法:眾生聽聞正法如同歡喜聽美妙音樂。

◎我當轉為眾生。以種種文句。莊嚴分別演說:佛為渡眾生、轉變眾生心,用各種字句以莊嚴佛身相,入各道分別說法。

◎令此妙音處處聞知也。多是聲聞宿習。亦能障淨心也:有聲聞習性修行者喜歡處處聽聞妙音,只喜妙音亦是障礙清淨心。

◎當念我當得內證自然之慧。然後普現色身而演說之。是彼對治:對治方法是修行人須修行內證空慧,然後由空起用現佛身相並於法界說法渡生。

第卅三云何舞心。謂修行如是法。我當上升種種神變者。如世人支分散動說名為舞。神變亦爾。現種種未曾有事。令前人心淨悅眼。多是五通余習者。若偏尚如是悉地方便願求。亦障淨心也。當念除蓋障三昧心無散動。神通不起滅定。而作加持神變。勿貪世間少驗。是所對治。

(此段說明舞心即是想修習各種神通變化。)

◎云何舞心。謂修行如是法:舞心是想且認為修行是修神通成就。

◎我當上升種種神變者。如世人支分散動說名為舞。神變亦爾:世人看佛神通變化如同世人看人跳舞變化莫測。神變即是渡生變化多樣。

◎現種種未曾有事。令前人心淨悅眼。多是五通余習者:很多五通仙人習氣喜歡神通。現一些神通妙事,令人喜樂。

◎若偏尚如是悉地方便願求。亦障淨心也:若只以方便法成就渡生願,不修種智,仍然是障礙清淨菩提心。

◎當念除蓋障三昧心無散動。神通不起滅定。而作加持神變:當須入除蓋障三昧、心無散亂,由空起用作加持神變的如幻神通變化。

◎勿貪世間少驗。是所對治:對治方法是不貪著世間渡生的一些經驗方便法。

第卅四云何擊鼓心。謂修順是法。我當擊法鼓者。鼓能警誡眾生。令得覺悟。若行人作如是念。眾生長夜昏寢。我當習種種無礙辨才。擊大法鼓而警悟之。亦能妨礙淨心也。當念早證無量語言陀羅尼。以天鼓妙音普告一切眾。勿以世間小利妨大事因緣。是彼對治。

(此段說明擊鼓心即是想修法成就,擊法鼓驚醒眾生。)

◎云何擊鼓心。謂修順是法:擊鼓心是想修法成就。

◎我當擊法鼓者。鼓能警誡眾生。令得覺悟:若能以法成就並警誡眾生,教導眾生開悟見性。

◎若行人作如是念。眾生長夜昏寢。我當習種種無礙辨才。擊大法鼓而警悟之。亦能妨礙淨心也:若修行人只是發心願學習無礙辯才,說法渡生只是讓眾生警惕悟道,這是會妨礙修清淨菩提心。

◎當念早證無量語言陀羅尼。以天鼓妙音普告一切眾。勿以世間小利妨大事因緣。是彼對治:對治方法是應證無量咒語渡生,在法界中宣告一切大眾,不要以世間法妨礙證菩提心之大事。

第卅五云何室宅心。謂順修自護身法者。如人造立舍宅庇衛其身。得免寒熱風雨盜賊惡蟲等。種種不饒益事。此心亦爾。我當持戒修善以自防護。令今世後世遠離惡道眾苦。多是聲聞習也。當念救護一切眾生非獨一身。是所對治。

(室宅心即是以修行持戒保護自身的心。)

◎云何室宅心。謂順修自護身法者:宅心是以戒修護自身。

◎如人造立舍宅庇衛其身。得免寒熱風雨盜賊惡蟲等。種種不饒益事:如人建立房宅以安身立命,得以免寒冷、熱風、下雨、盜賊、毒蛇,對自己不力之事。

◎此心亦爾。我當持戒修善以自防護。令今世後世遠離惡道眾苦:宅心亦是如此,我當持戒修善以防護自己,從此以後遠離惡道各種苦。

◎多是聲聞習也。當念救護一切眾生非獨一身。是所對治:宅心應是聲聞習性,對治方法應該起願救護眾生而非獨善其身。

第卅六云何師子心。謂修行一切無怯弱法者。如師子于諸獸中。隨所至處皆勝。無有怯弱。此心亦爾。於一切事中。皆欲令勝一切人心不怯弱。自心謂無有難事。莫能與我粗其優劣者。若自覺知已。當發釋迦師子心。當令一切眾生遍勝。無有優劣。是所對治。

(此段說明師子心即是克服一切懦弱之心。)

◎云何師子心。謂修行一切無怯弱法者:師子心是修行時能無怯弱之心。

◎如師子于諸獸中。隨所至處皆勝。無有怯弱:獅子為獸中之王,無有怯弱,所到之處沒有不勝。

◎此心亦爾。於一切事中。皆欲令勝一切人心不怯弱:師子心即如是於一切事中一定不輸人。

◎自心謂無有難事。莫能與我粗其優劣者:自心認為沒有難事,無人能比其更好。

◎若自覺知已。當發釋迦師子心:若自認覺知自己有能力,應該發願學佛到大乘心。

◎當令一切眾生遍勝。無有優劣。是所對治:對治方法是令所有眾生都有能力,沒有優劣之分。

第三十七云何鵂鶹心。謂常暗夜思念者。此鳥於大明中無所能為。夜則六情爽利。若行者晝日雖有所聞。誦習昏憒不得其善巧。至暗夜思憶所為之事。重複籌量便得明瞭。乃至修禪觀等。亦以暗處為勝。若覺知已。當念等於明暗。令所作意無晝夜之別。是所對治。

(此段說明鵂鶹心即是暗地思念喜歡的心。)

◎云何鵂鶹心。謂常暗夜思念者:鵂鶹心是暗地喜歡的心。

◎此鳥於大明中無所能為。夜則六情爽利:此鳥白天沒有能力,晚上則精神煥發。

◎若行者晝日雖有所聞。誦習昏憒不得其善巧:若修行人白天讀誦昏沉,無法有能力勝任。

◎至暗夜思憶所為之事。重複籌量便得明瞭:修行人到晚上就很清楚明白。

◎乃至修禪觀等。亦以暗處為勝。若覺知已。當念等於明暗:修禪觀想時亦喜歡暗處,若覺知自己有此特性,應以明暗等心無有分別。

◎令所作意無晝夜之別。是所對治:對治方法是起念作意時沒有日夜之分別。

第三十九云何羅剎心。謂於善中發起不善者。如人見為善事。皆作不善意解。佛說造諸塔廟得無量福。而彼反作是言。由此故橫損無量小蟲煩擾施主。將何所益當受苦報發起謂如是等不善心生起也。是中但以觀功德利益不念彼矩。為所對治。

(此段說明羅剎心即是善念中起不善的心。)

◎云何羅剎心。謂於善中發起不善者:羅剎心是善念中起不善心。

◎如人見為善事。皆作不善意解:見人行善以不善意解釋。

◎佛說造諸塔廟得無量福。而彼反作是言:對佛說造塔廟有無量福,以負面說詞反對如是教導。

◎由此故橫損無量小蟲煩擾施主:由此因反對言語影響施主而且生煩惱心。

◎將何所益當受苦報發起謂如是等不善心生起也:未來受苦果,因受不善心而來。

◎是中但以觀功德利益不念彼矩。為所對治:對治方法是觀功德利益不應該被拒絕。

第四十云何刺心。謂一切處惡作為性者。猶如棘叢於一切處多所損妨。令近者不安此心亦爾。若行善事如大施等。既作已便生追悔之心。若作惡事竟。複自思惟亦懷慚懼。是故常懷惡作動慮不安。此中對治法。若有犯速務懺除。勿生掉悔。所為善事。應自思惟生慶倖心。

(此段說明刺心即是任何地方都會發起憎恨、惡念、戲弄為本性之心。)

◎云何刺心。謂一切處惡作為性者:刺心是任何處起惡念。

◎猶如棘叢於一切處多所損妨。令近者不安此心亦爾:如刺叢會損傷妨礙、使人受傷,令接近者心不安。

◎若行善事如大施等。既作已便生追悔之心:如作行善佈施後會後悔

◎若作惡事竟。複自思惟亦懷慚懼:如作惡事完後又自己懷慚愧心。

◎是故常懷惡作動慮不安。此中對治法:所以常懷惡心,心不安靜。

◎若有犯速務懺除。勿生掉悔。所為善事。應自思惟生慶倖心:對治方法是懺悔除去惡心,作善事後不要後悔,所作善事應慶幸有機會作善事。

六十心介紹(中)
█藥師山 紫雲居士

基金會介紹|雲峰山景區|學員園地|訂電子報|問題討論|所有文章|網站管理 
版權所有  轉載任何本站文章請勿修改且應註明出處及作者
財團法人新北市私立藥師山紫雲紫虛社會褔利慈善事業基金會 地址:新北市平溪區平湖村石硿子36號 電話:02-23689416/0988-143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