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討論 電子報 訂購圖書 佛法與科技 戒律 中觀、唯識、如來藏 出版圖書 藥師山通訊 回首頁 
經論探討 修行問題 佛法知見 淨土相關 五蘊身、氣身、肉身 聖像、法器、建築等 生死學 道場介紹 實用知識 個人論述 得獎紀錄 心得感想 
回憶父親與淨土的往事
藥師山通訊 第76期
回憶父親與淨土的往事
█藥師山 紫萍居士

淨土對我而言似乎只是個名詞,在名色的記憶中似乎找不到這個名相,雖然在大善知識的教導下種下不少印象,知道是眾生非常重要的皈依處,也是非常殊勝與莊嚴的地方,但始終無法想像淨土的相狀,直到父親往生,才讓我真正認識淨土與淨土修行人的風範。

在我的記憶中,父親算是威嚴的,由於他一人要扛起照顧一個大家族的責任,因此在生活中做事果斷,任勞任怨的為家庭付出,默默的犧牲自己,讓這個家族開花結果。父親這種堅毅的精神讓親朋好友都為之讚歎,當這一切即將圓滿時,癌症(扁桃腺癌)卻趁虛而入,這一擊讓父親難以接受,尤其因電療的合併症,導致口腔肌肉受損,無法由嘴巴進食,讓父親的自尊心受損,這個打擊讓父親自己斷除對外的一切社交活動,獨自一人面對病魔的折騰。

這個看似危機的威脅,卻出現另一個生命的曙光──學佛(回藥師山道場)。若不是這個危機,或許無法結束世間的職業與停下腳步進入佛門,就這樣沒有多一點的疑慮與猶豫,父親跟著我們的腳步回到藥師山學佛,但在親朋好友的看法中,似乎是我們讓父親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他們感覺父親因得病而變得孤僻,因為沒有去串門子解悶。他們要看我父親就必須到我家裡來,我父親不會主動探訪他們,因此他們認為是我帶父親到道場,我把我父親框起來,讓我父親變得更自閉(他們的這些感受是在喪禮中,我由親朋好友口中得知),但是我的認知卻是相反,父親看似因病無法外出,但他內心卻不斷的念佛迴向西方淨土,在家期間不斷的抄經書與供佛、拜佛、念佛,曾經幾次還因為抄經而認識不少字,且得意的對我炫耀,抄經的字非常工整,有如刀刻的一般,可見抄經時的用心與專注。

父親一個人在家就是做這些事,偶而看電視或是自己騎車買菜,自己煮自己吃的稀飯,就這樣在平淡的生活裡,卻練就一身清淨心。父親不對外攀緣,甚至家庭聚會等等都不參加,一方面因疾病而無法正常進食,所以也不想參加,只有到道場是不會缺席的,這點也讓我很訝異他對菩薩的誠信是那麼堅定,甚至後半期因為身體瘦弱到坐火車都會不舒服,還是堅決的上道場參加法會與聽弘法。在過程中,我也很感謝道場的同修們對我父親的照顧與協助,尤其是大善知識的指導,讓我父親在學佛路上有個正確的方向,遵循此方向,讓自己了無牽掛的找到自己真正的家──淨土,然後真正的永住淨土,成為淨土的修行人。這些成就可驗證藥師山道場絕對是一個實修的道場,依據大善知識與自己師父的教導,努力的將身上的塵垢一層一層的除去,讓自己的心與淨土相近,然後安穩的成為淨土的阿鞞跋致。

回顧與分析父親此生的淨行,可由學佛點來做前後切割點:

學佛前:悲苦奔波為債務

1. 身處大家族中,父親與其他多數的弟妹,是同母異父的關係,因此容易受他們的歧視與排擠,但身為兄長的父親還是忍辱負重的獨立挑起養育這一家人的責任(祖父早因債務一身而逃家),任勞任怨的照顧好這個家族的每一位成員。弟妹有困難,父親義無反顧的給予協助脫困,就這樣我父親代替離家不歸的祖父來培育這群弟妹,讓這個家族得以延續,也因此讓旁系的親朋好友都稱讚有嘉。

2. 為養育一家人繼承父業──賣魚,這種職業雖是殺業,但每當有人賣魚苗時,父親都會買來放生,從不間斷;當有人沒錢買魚時,父親也會讓他把魚拿回家,只要有行善布施的機緣,父親都會去做,也絕不對外嚷嚷;對於同業的朋友,也絕不因生意競爭而惡言相向。有一次因為別人的煽動誤會父親,這位同業的朋友帶著西瓜刀來家裡準備行兇,但也在父親的誠意解釋下,一切得以化解;父親繼承父業賣魚,不辭辛苦寒風暴雨早出晚歸,這些付出只為了一個家族的溫飽與生存,但辛苦的代價卻換來一陣一陣的唏噓,因此父親開始想要離開這個家族,就在家族因為土地被徵收的機緣下,父親離開大家族而自立小家庭(我想或許是債務了完了吧)。

學佛後:一心淨信「阿彌陀佛」

1. 自立小家庭,暗自慶幸以為是新生活的開始,沒有多久的光景,卻因惡疾纏身,幸福希望破滅,但也因禍得福,讓世間事業轉成佛菩薩淨土事業,開始認識佛菩薩與淨土。依據藥師山大善知識所開的淨土法門,讓年長的父親有目標可以前進,跟著藥師山的課程不斷的前進,並參加藥師山各項的大陸佛寺參訪活動,雖然飲食特別,但在大家的協助下,讓父親更覺得是藥師山的一份子,同時對佛菩薩也更加堅信。在參訪的過程中,不管佛菩薩是否存在,父親皆會一一虔誠禮敬,這段參訪的經驗讓他引以為傲的向親朋好友述說著,他還可以遊山玩水,也因此他認為在藥師山學佛是一件很棒的事,讓他的生活有所依歸。

2. 父親很清楚自己能活下來,沒有佛菩薩的幫助是不可能的,因為醫師只預估五年生命,所以當他因為身體不適而就醫時,醫師竟然對他說「你還活著喔!」,就這樣一年又過一年的活下來,活下來的日子,父親自己也很清楚沒有浪費生命,只有讓自己學習如何與阿彌陀佛更加接近,因此對佛菩薩的供養與禮敬,也是更加的虔誠,連來拜訪父親的親戚都說:「來訪時若遇到你爸爸在拜佛,一定要等他拜完,才會與我們說話,有時還會等很久。他每天都會去買玉蘭花供佛,從不間斷,讓我們都很佩服。」就這樣,父親每天生活規律:禮佛拜佛、打坐抄經,日復一日,假日與我們大家一起上藥師山,後半期因身體不適(尤其是冬天)大多在家修行,但對菩薩的信心仍不減,在家一樣做著禮佛拜佛、打坐抄經的功課。

3. 消除親情:當孩子一個一個離家,必須自己獨自生活,雖然有我母親陪伴,但因為工作之故,母親早出晚歸,因此父親曾經在親戚家痛哭失聲,認為孩子都離他而去,但是我們從來不知他有這段的心酸事,這事也是在喪禮中從親戚口中得知。回想當時,弟弟們相繼成家立業並北上,而我與妹妹也有自己的課程而離家,此時距他罹病也有七八年,已經超過醫師的預期,身體也漸漸的平穩。因此這階段對父親而言,或許是另一個課程的開始;因為回溯八年前,修行上增加一項重要的功課,每天一定加念「南無千光王靜住如來」的佛號,並且他常常來普慧精舍禮敬「南無千光王靜住如來」,就這樣念了八年之久的「南無千光王靜住如來」,所以對應起來,這似乎是他必須學習捨離親情的課程,自己一個人獨處。雖是獨處,卻是將世間的情轉移至「阿彌陀佛」,讓他的名色只有「阿彌陀佛」,同時將心清淨,學習放下。

4. 在藥師山學佛的過程中,父親一心依據大善知識教導修行,父親不說道場或同修的是非,只有常問我這樣做對不對,自己的課程該如何改;父親也不貪任何福報,只做自己能做的事,依據大善知識開示的淨土法門,如實修如實做,我這個做女兒的也不覺得他修的很好,父親也沒有法衣、也沒有壇做布施……等等。只有一串大善知識加持的念珠,每日打坐都拿在手中做功課,直到有一次受戒時,只有他與另一位長輩可以「受」某種戒,這讓我感到驚訝!但不可否認的是,只要大善知識弘法說什麼,他一定會聽且一定會做,這也讓人不得不佩服他的堅定意志,說改一定改,說做一定做,只有愛買東西的習氣未斷,但這些或許也不影響他內心對「阿彌陀佛」的堅信。

5. 當肉身敗壞時,他或許知道自己時間快到了,但是做兒女的我們卻沒有發現病魔已經到來,只知道父親身體日漸消瘦,直到肉身真的撐不住,他也不願意就醫,苦口婆心規勸就醫,結果住院不到10分鐘,卻急著想出院,無可奈何下只好回家。正當心想接下來該如何處置無法由口進食的問題時,沒想到幾天後,父親突然在家裡過世,當時家中無一人在旁伺候。那天說也奇怪,原本我母親不想來上班,卻因為我當天必須北上,而且我也特別將平日搭車時間提前,搭車前母親還囑咐我要提早回家看父親的狀況,但說也奇怪,那天卻特別忙,連搭車的時間都有點來不及。到台北時,才接到電話說父親已經往生,其實當下還是有點錯愕,但是在前兩天父親行為有些異常,寒流來襲,他卻將窗戶打開,身上只蓋夏天的薄被,說他很熱,我還以為他已經神經錯亂,幫他寫單子,結果是「肉身問題」。接著第二天,半夜他起床拿假牙,我母親以為他肚子餓要吃東西,結果他不理會我母親,自己用顫抖的手將假牙裝上繼續睡覺,而且近幾日,還一一拜訪自己的弟妹(由喪禮中得知父親近日主動拜訪他們,還贈送念珠給生病的姑姑),並自己準備好自己的新鞋與手套(因為往生時要用,母親才說近幾日父親都已買了),這一切的一切讓我更加印證大善知識的偈言:


「累世因果終須還,一切師父有安排,只要堅心向道地,人到橋頭船自來。」

由這往生的過程中,經大善知識的開導,原來前兩天的熱是慈悲的彌陀用「火大三昧」將父親身體的能量燒盡,如此才容易往生──不受病苦的折磨而迅速往生,最後經由大善知識的指引,引渡至淨土。

6. 在服喪期間,我都沒有一點哀傷,同修說感覺是在辦喜事,內心真的很高興,他能有如此成就,也從他身上看到一位淨土修行者的風範,看似那麼不起眼的修行方式,卻有如此大的成就,真的讓自己很汗顏。接著的震撼是在頭七時,因為大弟的堅持要做頭七,因此與弟妹們自己舉辦小型的念經會,過程中看見他身穿黃色法衣,頭也不回的背對著我們,然後很嚴肅的告訴我說:「我不叫林鐵城,我叫淨德」,當下讓我感覺,我與他是完全的陌生人,原來我們認為的父女關係,都是我的妄念,世間人就是靠這種妄念讓彼此認為有關係,依附此關係而存活,依附此關係而輪迴生死不斷,真是當下給自己棒喝一般,並且有種突然清醒的感受。

7. 往生這個課程讓我覺醒,神識轉至六道輪迴後,已經不記得這一世的記憶,但是活著的人總是還攀著這一世的關係,因此無法脫離彼此的關係,喪禮也只是報答這輩子的恩情與緬懷這輩子的記憶,喪禮能做的事也只是做佛事增加往生者的福報,因此我們也依著這方向作完法事,同時依據大善知識平日弘法的教導下,也願意採用樹葬的方式,讓物質的軀殼得以滋潤大地,回歸塵土。

父親的這一生從來沒想過會與淨土有何關聯,甚至他到山上學佛後還是如此,總覺得淨土很遠,卻不知他修的如此精湛與踏實,不僅讓我見識到淨土修行法門的務實與方便,同時見識到一位淨土真修行者,讓我更加對藥師山的法門深深的佩服──「實證實修,終究有成」。

在藥師山修行中不貪不攀,只有默默遵循大善知識的教導努力修行,如同往生的處理,也是依據大善知識的教導,願意捨離肉身,不立牌位,選擇樹葬(連葬儀社都訝異與讚歎);修行的功課如實修如實做,看似平淡的修行,卻練就一身清凈心,主要來自他對菩薩的信心很強,由他供佛中可感受到那份虔誠與恭敬,同時以十善業來衡量他,「永離殺生、偷盜、邪行、妄語、兩舌、惡口、綺語、貪欲、瞋恚、邪見」,他似乎都有做到,甚至還會開導母親學習放下,所以梵行是一點一點累積而成。

後期疾病復發時,讓自己學習面對疾病並與它共處,到最後父親不積極的治療已不可回復的肉身,就讓自己的肉身消失在苦海中,最後放棄肉身回歸彌陀淨土,但以世間的看法似乎很消極,連最後醫師都不知該說什麼時,父親只有向醫師不斷鞠躬,然後不停的道謝,我想父親已經準備好了。就是這樣默默的做著自己的淨行,讓心不斷的清淨,連最後往生時,也選擇自己一人離去,如此的安排,在世間人看似不孝,卻是能讓父親了無牽掛往生的唯一途徑,否則親人的不捨與送醫的窘境,都會影響往生淨土的時機。

這一切一切的示現讓我清楚了知,修行不是看現在的表相成就與果位,能否如實修行才是真功夫,能否勇敢的面對自己的過往才是真功夫,能否堅信佛菩薩的信念不退轉才是真功夫,能否堅信與實踐佛菩薩的安排才是真功夫,能否堅信藥師山的諸佛菩薩與大善知識才是真功夫。

最後,我對父親,用簡短祭文做最後告別與祝福:


父親大人乘鶴去,相貌莊嚴似禪定,
了債一生在世間,樂天知命歡喜受,
賢孝溫仁奉父母,身體力行身示教,
嚴父慈愛待兒女,處事以敬誠對人,
上下和睦親友讚,樂善好施善種存,
廣結善緣人敬愛,濟貧放生不空過,
鞠育恩深銘我心,病苦纏生十五載,
毒癌隨侍體無常,無奈妄心不能開,
萬般不捨念親人,只有彌陀知我心,
教導一切皆虛妄,萬緣放下再放下,
無奈執著放不開,唯有日夜求彌陀,
朝朝暮暮彌陀唸,求生淨土心底定,
阿彌陀佛心中現,一切執著逐漸放,
了無牽掛身輕鬆,佛力加持難思議,
病痛病苦無處現,自在無礙示寂滅,
永住淨土阿鞞跋,留給世間好榜樣。

回憶父親與淨土的往事
█藥師山 紫萍居士

基金會介紹|雲峰山景區|印斗山生態園|學員園地|訂電子報|問題討論|所有文章|網站管理 
版權所有  轉載任何本站文章請勿修改且應註明出處及作者
財團法人新北市私立藥師山紫雲紫虛社會褔利慈善事業基金會 地址:新北市平溪區平湖村石硿子36號 電話:02-23689416/0988-143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