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討論 電子報 訂購圖書 佛法與科技 戒律 中觀、唯識、如來藏 出版圖書 藥師山通訊 回首頁 
經論探討 修行問題 佛法知見 淨土相關 五蘊身、氣身、肉身 聖像、法器、建築等 生死學 道場介紹 實用知識 個人論述 得獎紀錄 心得感想 
六祖壇經白話註解

六祖壇經白話註解
機緣品第七

唐釋門人法海錄
█藥師山 紫虛居士 註解
佛門弟子 慈義居士 整理


師自黃梅得法1,回至韶州曹侯村,人無知者。時有儒士劉志略,禮遇甚厚。志略有姑為尼,名無盡藏,常誦大涅槃經。師暫聽,即知妙義,遂為解說;尼乃執卷問字。
師曰:『字即不識,義即請問。』
尼曰:『字尚不識,焉能會義?』
師曰:『諸佛妙理,非關文字2。』
尼驚異之,遍告里中耆德3云:『此是有道之士,宜請供養。』

1. 得法—得禪宗的法脈。
2. 諸佛妙理非關文字—懂得諸佛經義妙理是看經書的關鍵,不能執著文字;如果不懂精義妙理,光是看文字,還是看不懂經書。
3. 耆德—年紀大而有德性的人。

有魏武侯玄孫1,曹叔良及居民,競來瞻禮。時寶林古寺,自隋末兵火已廢,遂於故基,重建梵宇,延師居之。俄成寶坊2,師住九月餘日,又為惡黨尋逐。師乃遁3於前山,被其縱火焚草木,師隱身挨入4石中得免。石今有師趺坐5膝痕及衣布之紋,因名避難石。師憶五祖懷會止藏之囑,遂行隱於二邑焉6
1. 魏武侯玄孫—此指曹操遠房的孫子,非嫡系子孫。
2. 俄成寶坊—頃刻間(不多時)就成為有大師住持的寶貴佛寺(寶坊)。
3. 盾—隱藏、隱盾。
4. 挨入—以神通力強行進入石中。
5. 趺坐—稱吉祥坐或降魔坐。
6. 師憶五祖…於二邑焉—惠能大師記起五祖弘忍大師曾囑咐他要隱藏於懷、會的地方,因此就行隱藏於懷集、四會兩縣。

僧法海,韶州曲江人也。初參祖師,問曰:『即心即佛,願垂指諭1。』
師曰:『前念不生即心,後念不滅即佛2;成一切相即心,離一切相即佛3。吾若具說,窮劫不盡,聽吾偈曰:
「即心名慧,即佛乃定;定慧等持,意中清淨4
悟此法門,由汝習性;用本無生,雙脩是正5。』
法海言下大悟,以偈讚曰:
『即心元是佛,不悟而自屈6
我知定慧因,雙脩離諸物7。』

1. 即心即佛願垂指諭—什麼是「即心即佛」?但願能垂憐指示曉喻。(附註:當下悟到真心即是佛。但此佛是理佛非修成的事佛。)
2. 前念不生即心後念不滅即佛—心一直往內觀,觀到無法再往內觀的地方稱為「無所還地」,此時保持這種心念不變,安住空性,就是「前念不生即心、後念不滅即佛(理佛)」。
3. 成一切相即心離一切相即佛—起用時成就一切相是心,平靜時離一切相是佛。(附註:佛是體、心是用,例如以水來說,平靜時是水、是體;起風時是波浪、是用。但體是用、用是體,兩者是「一體兩面」。)
4. 即心名慧…意中清淨—起心觀照為「即心名慧」,止息不起心觀照為「即佛乃定」;要定慧等持,則達到第六識不垢不淨的真清淨(開悟之義)。
5. 悟此法門…雙脩是正—由汝過去生定慧等持的習性(根器)去修行,就能悟到此種法門,因而證悟「用」的體性本是不生不滅;所以「定慧等持」雙修是修行的正法。
6. 即心元是佛不悟而自屈—自心本來就是佛,人若不開悟,等於自己屈辱了自己的佛性(不知寶珠藏在己身而耽誤)。
7. 我知定慧因雙脩離諸物—由於大師的開示,我現在知道定慧等持是成佛的因;定慧等持雙修,是要離一切相才能開悟。

附註:心很複雜,有很多種,例如識、意、思、念都是心的別名,此是凡夫的意識心。另外還有如來藏、佛性,是為真心。本有四智則是佛心。

僧法達,洪洲人,七歲出家,常誦法華經,來禮祖師;頭不至地。
祖訶曰:『禮不投地,何如不禮。汝心中必有一物,蘊習何事耶1?』
曰:『念法華經,已及三千部。』
祖曰:『汝若念至萬部,得其經意,不以為勝,則與吾偕行。汝今負此事業,都不知過2。聽吾偈曰:
『禮本折慢幢,頭奚不至地;
有我罪即生,亡功福無比3。』

1. 禮不投地…習何事耶—你頂禮,但頭不著地,不如不頂禮。你心中必定有障礙,你心裡到底積聚什麼事情?
2. 汝若念至…都不知過—你如果念法華經念到一萬遍,能夠了解法華經的義理,而不會憍慢自大(不以為勝),如此則能與我同行。你現在自負念過法華經三千遍就來憍慢別人,甚且都不知道自己的過錯在哪裡!
3. 禮本折慢…功福無比—禮貌本來就是要折服「因傲慢而高舉的幢幡」,你對人頂禮,為什麼頭不著地(可見心裡還是不服)?如果有我相的存在,就會產生自我憍慢(我慢)的罪業,如果除去我慢的罪業,則福報之大無與倫比。

師又曰:『汝名什麼?』
曰:『法達。』
師曰:『汝名法達,何曾達法?』
復說偈曰:
『汝今名法達,勤誦未休歇,
空誦但循聲,明心號菩薩1
汝今有緣故,吾今為汝說,
但信佛無言,蓮花從口發2。』
達聞偈,悔謝曰:『而今而後,當謙恭一切。弟子誦法華經,未解經義,心常有疑,和尚智慧廣大,願略說經中義理。
師曰:『法達,法即甚達,汝心不達;經本無疑,汝心自疑。汝念此經,以何為宗3?』

1. 空誦但循聲明心號菩薩—你只是空口誦經但其實心未誦經(不了解經義);如果只是尋聲讀誦,將經義明白在心而已,即稱自己為菩薩,如此還是不行。(應明心現性方能稱為菩薩。)
2. 但信佛無言蓮花從口發—但是你應該相信佛性(空性)是言語道斷的(非語言、文字所能形容的),而你卻是把法華經從口發聲念誦出而已。
3. 法達法即…以何為宗—法達的意思,即對法義要非常通達。但現在你的心對法華經的經義不通達;法華經的經義本來就通達無礙,是你的心自己有疑問。你念此法華經,是以什麼為重點(宗旨)?

達曰:『學人根性暗鈍,從來但依文誦念,豈知宗趣1?』
師曰:『吾不識文字,汝試取經誦一遍,吾當為汝解說。』
法達即高聲念經,至譬喻品,師曰:『止!』此經元來以因緣出世為宗2,縱說多種譬喻,亦無越3於此。何者因緣?經云:「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緣故,出現於世。」一大事者,佛之知見也4。世人外迷著相,內迷著空;若能於相離相,於空離空,即是內外不迷。若悟此法,一念心開,是為開佛知見5。佛,猶覺也;分為四門:開覺知見、示覺知見、悟覺知見、入覺知見6。若聞開示,便能悟入,即覺知見,本來真性,而得出現7。汝慎勿錯解經意,見他道開示悟入,自是佛之知見,我輩無分。若作此解,乃是謗經毀佛也。彼既是佛,已具知見,何用更開8

1. 豈知宗趣—那裡知道重點之趨向所在?
2. 此經元來以因緣出世為宗—此妙法蓮華經原來是告訴我們,本師佛來到此世間的因緣為其宗旨。
3. 無越—沒有超過。
4. 一大事者佛之知見也—所謂佛出現世間的「一大事因緣」,就是要讓眾生知道什麼是佛的知見(佛心、佛行)?
5. 世人外迷…開佛知見—世人外迷著於諸法萬相(不明諸法真相),內迷著於空無(頑空、偏空、木頭空);若能當下離開各種境界,即見相離相(於獨處時觸即離或與人相處時觀如幻);於空無離空無,即是內心、外境都不著迷。若悟得此種方法,一念起心即開悟,是為開發佛的知見(於相離相,於空離空)。
6. 佛猶覺也…入覺知見—佛就是覺悟的意思(開悟見性、理佛的層次);分為四種:解說覺知見、示現覺知見、證悟覺知見、安住覺知見。(附註:四件事其實是一件事,即恢復佛性的一乘、佛性法門。)
7. 若聞開示…而得出現—若聞說開示佛知見,便能悟入佛知見,即覺知佛知見,眾生本來的真性(佛性)很快地就可以顯現。
8. 汝慎勿錯…何用更開—你要非常謹慎,不要錯解經意,把法華經的開示悟入(恢復佛性)當成外道的開示悟入(以為有實體讓你開示悟入);外道自認為這是佛的知見,我們永遠沒有福分可以成佛。若作此種解釋,不承認眾生皆有佛性,那就是謗經毀佛。外道的知見認為:眾生既然皆有佛性,已具有佛的知見,那又何必再開佛的知見?

附註:修成佛是要自覺、覺他、覺性圓滿。自覺:開悟見性、入空性(理佛的層次)。覺他:行菩薩道覺悟眾生,由初地修行到十地,經諸佛灌頂進入等覺位,成為佛的小弟弟。覺性圓滿:自覺、覺他做到圓滿無缺才進入事佛、應身佛的果位。

汝今當信佛知見者,只汝自心,更無別佛1。蓋為一切眾生,自蔽光明,貪愛塵境,外緣內擾,甘受驅馳2,便勞他世尊從三昧起,種種苦口,勸令寢息,莫向外求,與佛無二;故云開佛知見4。 吾亦勸一切人,於自心中,常開佛之知見;世人心邪,愚迷造罪,口善心惡,貪瞋嫉妒,諂佞我慢,侵人害物,自開眾生知見3。若能正心,常生智慧,觀照自心,止惡行善,是自開佛之知見。汝須念念開佛知見,勿開眾生知見。開佛知見,即是出世;開眾生知見,即是世間,汝若但勞勞執念,以為功課者,何異犛牛愛尾5?』
1. 汝今當信…更無別佛—你現在應該相信所謂「佛的知見」,只在你的自心之中,並不是在其他的佛之中。
2. 外緣內擾甘受驅馳—外著諸相、內著空無,甘願受種種塵勞驅使、奔馳而勞累。
3. 勸令寢息…開佛知見—勸令眾生不要勞碌,應該停息下來,因為自己本身具有的佛性與佛沒有不同,不必向外追逐,所以說這就是開佛知見。
4. 世人心邪…眾生知見—世間人心存邪念,愚痴、迷惑造諸罪業、過錯;嘴裡說得很好聽,但心念很邪惡,諸如貪求、瞋恚、嫉恨、妒害,諂曲、巧佞、貢高、我慢、冷語侵人、陰柔害物,自己開發眾生的知見。
5. 開佛知見…犛牛愛尾—開佛知見,即是出世間、了脫生死;開眾生知見,即是沈淪世間、輪迴生死。你如果只是刻苦勤勞,執著於念誦經文,以它當為每日必修的功課,那就如犛牛愛尾,與貪愛自蔽、盲目無所見沒有什麼不同!

達曰:『若然者,但得解義,不勞誦經耶1?』
師曰:『經有何過,豈障汝念?只為迷悟在人,損益由己。口誦心行,即是轉經;口誦心不行,即是被經轉2。聽吾偈曰:
「心迷法華轉,心悟轉法華3
誦經久不明,與義作讎家4
無念念即正,有念念成邪5
有無俱不計,長御白牛車6。」

1. 若然者但…勞誦經耶—如果照你那樣說法,是否只要了解經義就可以了,不勞麻煩誦持經文嗎?
2. 經有何過…是被經轉—經文有什麼過錯,豈會障礙你念誦?只是要被經所迷或能悟解經義全在你個人而已,經文對個人會有損害或有益處也全看自己所為。口誦經文且將經義明白在心,即是能轉經;口誦經文但心不明經義,即是被經所轉。
3. 心迷法華轉心悟轉法華—心有迷惑,只是執著文字,就會形成文字障,反而會被法華經所困惑;心有開悟就能了解法華經的經義。
4. 誦經久不明與義作讎家—誦經誦了很久而不能明白經義的宗旨,那等於違背法華經的經義。
5. 無念念即正有念念成邪—無念之念(無作之作)才是正心念經,有作意的念經反而成為邪心念經,為經所轉。
6. 有無俱不計長御白牛車—世間有、無的念頭都要拋棄不計較,心才是真清淨,才能長久安住空性之中(長御白牛車)。

達聞偈,不覺悲泣,言下大悟,而告師曰:『法達從昔已來,實未曾轉法華,乃被法華轉。1』再啟曰:『經云:「諸大聲聞乃至菩薩,皆盡思共度量,不能測佛智。」今令凡夫但悟自心,便名佛之知見,自非上根,未免疑謗。又經說三車,羊鹿牛車與白牛之車,如何區別2?願和尚再垂開示。』 師曰:『經意分明,汝自迷背。諸三乘人,不能測佛智者,患在度量也,饒伊盡思共推,轉加懸遠3。佛本為凡夫說,不為佛說,此理若不肯信者,從他退席,殊不知坐卻白牛車,更於門外覓三車。況經文明向汝道,唯一佛乘,無有餘乘。若二若三乃至無數方便、種種因緣、譬喻言詞,是法皆為一佛乘故。汝何不省4
1. 實未曾轉法華乃被法華轉—實在從未了解法華經的經義,從未經過修行轉成實相,只是執著在經文的文字上,反而形成文字障,被法華經所轉。
2. 諸大聲聞…如何區別—「諸大聲聞乃至菩薩,皆竭盡思量共同猜測度量,都不能測度(以意識心運作)佛的智慧為何。」你今天說只要令凡夫證悟自心,便稱為佛的知見,我自認並非上等根器之人,不免會有所疑慮。又法華經上說三車的比喻,羊車(聲聞)、鹿車(緣覺)、牛車(菩薩)、與白牛之車(唯一佛乘),請問如何區別?
3. 經意分明…轉加懸遠—經義已經講得很清楚明白,是你自己迷惑、違背經義所說。所有三乘的修行人,不能測度佛的智慧者,其過錯在於用意識心運作推測也;因此儘管他們用盡心思共同推測,反而離佛(佛性、空性)更遠!
4. 佛本為凡…汝何不省—本師佛說法,本來就是為凡夫而說,不是為已經開悟成佛者而說;此唯一佛乘的道理若不肯相信的人,可以從本師佛那裡退席。你不知道眾生皆有佛性、皆能成佛,不知自己所修的也是唯一佛乘(坐卻白牛車),卻執著於聲聞、緣覺、菩薩三乘為究竟(更於門外覓三車)。況且經文已經向你說得非常明白,只有唯一佛乘,沒有其他的各乘。什麼二乘、三乘乃至無數量的方便法、種種因緣、各種譬喻言詞等等,其實都是為因應眾生根器不同而做的暫時方便法,皆為圓滿唯一佛乘的緣故。你到現在為何還不能覺醒?

三車是假,為昔時故;一乘是實,為今時故。只教汝去假歸實,歸實之後,實亦無名1。應知所有珍財,盡屬於汝,由汝受用,更不作父想,亦不作子想,亦無用想;是名持法華經。從劫至劫,手不釋卷,從晝至夜,無不念時也2。』達蒙啟發,踴躍歡喜,以偈讚曰:
『經誦三千部,曹溪一句亡,
未明出世旨,寧歇累生狂3
羊鹿牛權設,初中後善揚,
誰知火宅內,元是法中王4。』
師曰:『汝今後才可名念經僧也。』達從此領玄旨,亦不輟誦經。

1. 三車是假…實亦無名—以前(為昔時故)本師佛在教導小乘修行者的緣故,三乘只是一種權宜(權教)方便而已;後來(為今時故)所說的唯一佛乘(眾生皆有佛性)才是實法(實教)。只教導你去掉假法(權宜三乘方便法)回歸實法(唯一佛乘),回歸實法之後,其實實法也是世間一種「假名為實法」而已,應該要捨棄。(附註:其實所有佛經只是一種指月而已,最後都要捨棄,真正的實法無法用言語文字來表達,所以本師佛說:「說法四十九年,未說一言一語。」)
2. 應知所有…不念時也—應知所有眾生本具的佛性(珍財、寶珠),全部都是屬於你自己所有,由你自己享用,更不必作為父執輩享用的想法,亦不必作為子孫輩享用的想法,最好也不要有享用的想法(應用「無作之作」、「無想之想」);這才是修持法華經的真義。如此才等於是從劫至劫,手不釋卷,從晝至夜,沒有不在念誦經書的時候。
3. 經誦三千…歇累生狂—本以為誦法華經三千遍有很多功德福報,現在聽曹溪六祖惠能大師的一句話,才知以前所憑恃的功德福報喪失殆盡;不明白佛出世間的一大事因緣之宗旨(以佛乘度生),怎能停止累生累世的輪迴果報。
4. 羊鹿牛權…是法中王—三乘的說法只是權宜設施,法華經巧妙地弘揚初善、中善、後善,才知道眾生皆有佛性,只要證悟佛性,原來是法中之王。

僧智通,壽州安豐人,初看楞伽經約千餘遍,而不會三身四智,禮師求解其義。
師曰:『三身者:清淨法身,汝之性也;圓滿報身,汝之智也;千百億化身,汝之行也。若離本性,別說三身,即名有身無智;若悟三身無有自性,即名四智菩提1。聽吾偈曰:
「自性具三身,發明成四智2
不離見聞緣,超然登佛地3
吾今為汝說,諦信永無迷4
莫學馳求者,終日說菩提5。」
通再啟曰:『四智之義,可得聞乎?』
師曰:『既會三身,便明四智,何更問耶?若離三身,別談四智,此名有智無身。即此有智,還成無智6。』

1. 三身者清…四智菩提—所謂三身,清淨法身:你自身本具之體性也;圓滿報身,你自身本具之空智也;千百億化身,你自身本具見、聞、覺、知的妙功用也。四智不離本性,若離本性而個別說三身,那就是有身無智;三身共有一個自性,如果證悟三身沒有個別的自性,是由四智而成,此即稱為四智的般若智慧。
2. 自性具三身發明成四智—個人自性中皆具有法(體)、報(相)、應(用)三身,顯發明白就成四智(成所作智、妙觀察智、平等性智、大圓鏡智)(詳附註一、二)。
3. 不離見聞緣超然登佛地—可以不離見、聞等外緣,就能超然頓悟直入佛地(理佛)。
4. 吾今為汝說諦信永無迷—只要確實相信我今天對你所說的話,你就能永遠不會有懷疑、迷惑。
5. 莫學馳求者終日說菩提—要向自心中求開悟,不要效法心外馳求的人,終日空口說菩提,但終究得不到菩提。
6. 既會三身…還成無智—既然領會法、報、應三身,便能明了四智,何必再問四智的意義?三身如房屋、四智如建材,若離三身的房屋,而個別談四智的建材,此稱為有四智的建材而沒有三身的房屋。如此就算有四智的建材,那跟沒有四智的建材還不是一樣!

附註一:「三身四智」即如來藏,法身—大圓鏡智;報身—平等性智;應身—妙觀察智、成所作智。智有體跟相,與識一樣,例如眼睛看東西,眼識有其功用,稱為體,所見到的青、紅、赤、白稱為相。唯識論認為能見(見分)、所見(相分)皆是自心唯識所變。

大圓鏡智(相)涵蓋世間、出世間所有一切的智種子,可形成山河大地、佛國淨土等。如果有塵境出現,大圓鏡智(體)會現出相對應的種子,有如一面鏡子,亦如照相機的底片會現出影像一樣;它被無明遮障以後會妄現為阿賴耶識(第八識),此為第一層執著。經再度執著,會形成人界五蘊中的識蘊,有記憶不失的功能。

平等性智有把體性轉為相用、把相用轉為體性的功能,即能知空有不二、能由空起用。它被無明遮障以後會妄現為末那識(第七識);經再度執著,會形成人界五蘊中的行蘊,有執第八識種子為實有(我相)、起心動念的功能。

妙觀察智能觀察至很細微之處。它被無明遮障以後會妄現為意識(第六識);經再度執著,會形成人界五蘊中的想蘊,有妄想(通三界六道)、分別、判斷的功能。

成所作智能成就一切事物,具有神通妙用。它被無明遮障以後會妄現為前五識;經再度執著,會形成人界五蘊中的受蘊、色蘊,有接觸、攝取外塵境的功能。

附註二:「空如來藏」為眾生本具的三身四智,屬於智慧的部分。「不空如來藏」是依據「空如來藏」而修行的成就,由轉識成智而來,屬於福報的部分,如形成佛國淨土、莊嚴身相等。

復偈曰
『大圓鏡智性清淨,平等性智心無病1
妙觀察智見非功,成所作智同圓鏡2
五八六七果因轉,但用名言無實性3
若於轉處不留情,繁興永處那伽定4

1. 大圓鏡智…智心無病—大圓鏡智的體性是不垢不淨的真清淨;平等性智證悟空有不二、不執著空有,故心無病。
2. 妙觀察智…智同圓鏡—妙觀察智善於觀察世間一切法,無見而見(無作而作、無所住生心),如果變成意識心的「見」就無此功能,成所作智現神通妙用,隨眾生的需要有求必應,如同圓滿的鏡子一樣,會化現眾生所需。
3. 五八六七…言無實性—前五識、第八識在果位中轉,第六、七識在因位中轉;但它們只是有無明與破除無明的差別而已,有無明就是八個識,破除無明就是四智,其體性並無實際的不同。
4. 若於轉處…處那伽定—若於轉識成智時(處)不留有意識心的妄想,那麼繁雜興起的各種雜念就會永遠變成很深的禪定。(那伽定:龍之定,很專注的定,念力不散。)

通頓悟性智1,遂呈偈曰:
『三身元我體,四智本心明,身智融無礙,應物任隨形2
起脩皆妄動,守住匪真精,妙旨因師曉,終亡染污名3。』
僧智常,信州貴谿人,髫年出家,志求見性4;一日參禮5
師問曰:『汝從何來?欲求何事?』
曰:『學人近往洪州白峰山禮大通和尚,蒙示見性成佛之義,未決狐疑,遠來投禮6,伏望和尚慈悲指示。』

1. 頓悟性智—頓時理悟本體自性、般若智慧。
2. 三身元我…物任隨形—法、報、應三身原本是我的自性所有,成所作智、妙觀察智、平等性智、大圓鏡智等四智也是本心圓明所具有,三身四智圓融無礙(未修行時,則為身心圓融無礙),相應眾生所求隨意幻化應身身形。
3. 起脩皆妄…亡染污名—有起心動念想有所修證,那全部都是妄動,守住空無也不是真心之義。開悟見性的微妙意旨因大師的開示而知曉,終於消除意識心染污的假名。
4. 髫年出家志求見性—幼年出家,立志尋求開悟見性。
5. 參禮—禪宗坐禪、說法、誦經謂之參,非時說法謂之小參。參禮為參見禮敬之謂。
6. 未決狐疑遠來投禮—未能解決心中的狐疑,因此遠道而來向您五體投地行禮。

師曰:『彼有何言句,汝試舉看。』
曰:『智常到彼,凡經三月,未蒙示誨。為法切故1,一夕,獨入丈室2,請問如何是某甲本心本性3
大通乃曰:「汝見虛空否?」
對日:「見」。
彼曰:「汝見虛空有相貌否?」
對曰:「虛空無形,有何相貌?」
彼曰:「汝之本性,猶如虛空,了無一物可見,是名正見;無一物可知,是名真知。無有青黃長短,但見本源清淨,覺體圓明,即名見性成佛,亦名如來知見4。」
學人雖聞此說,猶未決了,乞和尚開示。』

1. 為法切故—為了求法,心裡急切的緣故。
2. 丈室—方丈的寢室。其室剛好一丈見方,故住持亦稱方丈。
3. 如何是某甲本心本性—什麼是某人的本心、本性?
4. 汝之本性…如來知見—你的本性,就如虛空一樣,看不見任何事物,這就稱為正見;沒有一件事物可認知,這就稱為真知。空性沒有青、黃、長、短,但見本源清淨,覺體圓明,這就稱為見性成佛,亦稱為如來知見。(附註:此種說法類似空無、頑空的境界,非常危險。開悟的境界不可言說,如果還有清淨不清淨的知見存在,顯然不究竟!)

師曰:『彼師所說,猶存見知,故令汝未了1。吾今示汝一偈:
「不見一法存無見,大似浮雲遮日面2
不知一法守空知,還如太虛生閃電3
此之知見瞥然興,錯認何曾解方便4
汝當一念自知非,自己靈光常顯現5。」』
常聞偈已,心意豁然,乃述偈曰:
『無端起知見,著相求菩提,情存一念悟,寧越昔時迷6
自性覺源體,隨照枉遷流,不入祖師室,茫然趣兩頭7。』

1. 猶存見知故令汝未了—大通大師仍然存有偏空的知見,因此令你不能了解真空。(附註:有相是相,空無亦是相,非真空。)
2. 不見一法…雲遮日面—禪定中雖然不見一法(前五識達到無相),但還有「無見」(空無)的知見存在,這個空無的知見就像浮雲遮蓋太陽的表面一樣。
3. 不知一法…虛生閃電—禪定中雖然不知一法(第六識達到無知),但還守著空無的知見,就有如在太虛空中會生閃電一樣,還是不究竟。
4. 此之知見…曾解方便—此空無的知見雖然短暫興起,如果錯認此空無的知見為正知見,那就表示不曾了解過方便法。
5. 汝當一念…光常顯現—如果你能當下一念之間,自己知道「空無」的知見是錯誤的,那麼自己的自性(佛性)靈光就會常常顯現。
6. 無端起知…越昔時迷—無緣無故心裡起無見、空知等知見,執著各種相想求菩提,以及私下存有想要開悟的一絲念頭等等,那就與以前有迷惑之時沒有不同。(寧越:何異於。)
7. 自性覺源…然趣兩頭—自性(空性)是覺性的本源,隨著知見去觀照,就會枉費心思而隨意識心遷流不住。今天如果沒有接受祖師的教導,就會茫然趨入執有、執空的兩邊境界,永遠無法開悟見性。

附註:打坐入定之時,有一個覺知之性,此覺性不能滅掉,滅掉就會變成木頭空(頑空、斷滅空、如槁木死灰)。此覺性與意識心不同,它是屬於第八識但接近空性非常微細的念頭,越細越好但不能沒有;此時還未究竟,要繼續保持內觀,一直到入空時,此覺性就會消失。

智常一日問師曰:『佛說三乘法,又言最上乘,弟子未解,願為教授。』 師曰:『汝觀自本心,莫著外法相,法無四乘,人心自有等差1。見聞轉誦是小乘;悟法解義是中乘;依法修行是大乘。萬法盡通,萬法俱備,一切不染,離諸法相,一無所得,名最上乘2。乘是行義,不在口爭,汝須自修,莫問吾也,一切時中,自性自如3。』常禮謝執侍,終師之世4
1. 法無四乘人心自有等差—本師佛說法並無最上乘與大、中、小乘等四乘的分別,是人心自己去把它分等級、差別。
2. 萬法盡通…名最上乘—通達萬法,心中俱備萬法,不染一切法相,不著法相(空、相皆不著),無有所得的心,稱為最上乘。
3. 乘是行義…自性自如—乘是實行之義,不在口頭上爭辯,你要自己去修行,不必問我,任何時候皆證悟自性本自如如不動、不來不去。
4. 常禮謝執侍終師之世—智常禮謝六祖惠能大師,願意執侍六祖終生。

僧志道,廣州南海人也,請益曰:『學人自出家,覽涅槃經,十載有餘,未明大意,願和尚垂誨1。』
師曰:『汝何處未明?』
曰:『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為樂;於此疑惑2。』
師曰:『汝作麼生疑3?』
曰:『一切眾生,皆有二身;謂色身、法身也。色身無常,有生有滅;法身有常,無知無覺。經云:「生滅滅已,寂滅為樂」者,不審4何身寂滅?何身受樂?若色身者,色身滅時,四大分散,全然是苦,苦不可言樂。若法身寂滅,即同草木瓦石,誰當受樂?又,法性是生滅之體,五蘊是生滅之用;一體五用,生滅是常;生則從體起用,滅則攝用歸體。若聽更生,即有情之類,不斷不滅;若不聽更生,則永歸寂滅,同於無情之物。如是,則一切諸法被涅槃之所禁伏,尚不得生,何樂之有5?』

1. 垂誨—垂愛教誨。
2. 諸行無常…於此疑惑—各種運行、現行是變幻無常,是屬於生滅法,生滅除滅以後,進入涅槃寂滅最為法樂;我就是對這種意境產生疑惑。
3. 作麼生疑—為什麼會產生疑惑?
4. 不審—不知道。
5. 法性是生…何樂之有—法性是生滅之體性,五蘊(色、受、想、行、識等五蘊)是生滅之相用;一個體性有五蘊五種相用,生滅的體性是常;生則是從體性起相用,滅則是攝受相用歸入體性。如果由此再復生,就是有情類眾生,不斷反覆生滅;若不再復生,就永歸寂滅,如同無情之物。若是如此,則一切諸法被涅槃寂滅所禁制壓伏,無法再度生起,那有什麼樂趣?(詳附註)

附註:大涅槃經在講佛性。當自證到報身佛之常、樂、我、淨時,此樂非世間意識心所能了解、表達。志道僧人錯在把色身當為實有,不知色身是妄想所生,是非實非虛,因而落入外道執有執無的兩邊論,並誤解寂滅為樂的意義,以為寂滅就是進入空無,有何樂(世間欲樂)之可言?

師曰:『汝是釋子,何習外道斷常邪見,而議最上乘法1?據汝所說,即色身外別有法身,離生滅求於寂滅;又推涅槃常樂,言有身受用,斯乃執吝生死,耽著世樂2。 汝今當知,佛為一切迷人,認五蘊和合為自體相;分別一切法為外塵相。好生惡死,念念遷流,不知夢幻虛假,枉受輪迴,以常樂涅槃,翻為苦相,終日馳求;佛愍此故,乃示涅槃真樂3
1. 汝是釋子…最上乘法—你是出家人,身為佛門弟子,為何學習外道執斷、執常之兩邊論的邪見,而來議論佛法的最上乘法(佛乘)。
2. 斯乃執吝生死耽著世樂—這就是執著害怕生死輪迴,深著貪愛世間欲樂,沒有智慧之心。
3. 汝今當知…涅槃真樂—你現在應當知道,本師佛為一切世間迷惑的人,即妄認五蘊和合(累積過去生名、相、符號的記錄而執為實有)妄相為真正自己的身體之相;分別妄想世間一切諸法,認為真正是有外塵之相(其實外塵亦是自心所現);愛好生存、厭惡死亡,念念生滅、遷流不住,不知這是如夢如幻、虛假不實的妄相,因而枉受輪迴生死;以為涅槃是常樂的境界,輪迴世間是受苦之相,整天想要脫離輪迴、追求涅槃;佛菩薩為憐憫眾生不知妄相而執為實有的緣故,才示現涅槃真樂的實相。

『剎那無有生相,剎那無有滅相,更無生滅可滅,是則寂滅現前1,當現前時,亦無現前之量,乃謂常樂。此樂無有受者,亦無不受者,豈有一體五用之名?何況更言涅槃禁伏諸法,令永不生,斯乃謗佛毀法2。聽吾偈曰:
「無上大涅槃,圓明常寂照,
凡愚謂之死,外道執為斷3
諸求二乘人,目以為無作,
盡屬情所計,六十二見本4
妄立虛假名,何為真實義?
惟有過量人,通達無取捨5
以知五蘊法,及以蘊中我,
外現眾色像,一一音聲相6
平等如夢幻,不起凡聖見,
不作涅槃解,二邊三際斷7
常應諸根用,而不起用想,
分別一切法,不起分別想8
劫火燒海底,風鼓山相擊,
真常寂滅樂,涅槃相如是9
吾今強言說,令汝捨邪見,
汝勿隨言解,許汝知少分10。」
志道聞偈大悟,踴躍作禮而退。

1. 剎那無有…寂滅現前—剎那之間沒有生起之相,剎那之間沒有滅去之相,更沒有所謂生滅可以滅去,應是生滅俱滅,那種境界才是寂滅現前。(附註:安住寂滅現前還是不究竟,應像南無 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的耳根圓通法門,在寂滅現前時,會忽然超越世間、出世間進入十方圓明而入空性)。
2. 當現前時…謗佛毀法—當諸法現前之時,也沒有現前之量,這就是所謂常樂。此樂沒有受者,也沒有不受者,哪裡有一種體性五種相用之名稱?更何況說涅槃是禁止壓伏諸法,令它永遠不再復生,這是毀謗佛法。(詳附註一)
3. 無上大涅…道執為斷—至高無上的大涅槃,妄想不生、不取不滅,圓滿、明淨、痡`、寂滅、靈照;但凡夫、愚痴之人謂之為死,外道之人執為斷滅。
4. 諸求二乘…六十二見本—諸位修習聲聞、緣覺二乘法之人,卻視此大涅槃以為是死亡、斷滅、無作,其實皆屬妄情分別計度,此是源自於六十二種邪見。
5. 妄立虛假…達無取捨—凡愚外道所立只是世間妄情建立的虛妄假名,那什麼是大涅槃真實的意義?只有非凡常(過量)的人,才能通達無取無捨的涅槃真實意義。(詳附註二)
6. 以知五蘊…一音聲相—以所知身、心各種現象的五蘊法(色、受、想、行、識等五蘊法),以及五蘊中的假我,來外現眾生種種音聲、色法、身相…等等。
7. 平等如夢…邊三際斷—其實五蘊、假我、音聲、色法、身相…等等身、心、世界,有修行證量的人,才知道那些現象皆平等且如夢如幻、非實非虛,因此不起凡夫、聖人的知見(好、壞的知見),也不作涅槃寂滅(作意、有涅槃可得)來解釋,要斷除執實有、執實無的二邊論及實有過去、現在、未來三際的時間觀念。
8. 常應諸根…起分別想—常相應諸根之用,而不用意識心去起用;分別一切諸法,而不用意識心去起分別想(附註:此即在空性無分別的境界中,起五根之用與起第六識之想,亦即由空起用。如果不能由空起用,則以咒語或本尊的方便法亦可)。
9. 劫火燒海…槃相如是—世間無常,三災之時,劫火燒至海水乾枯,見到海的底部,風災鼓動大山互相撞擊粉碎。只有報身佛所證悟常、樂、我、淨的境界,才是大涅槃的真如實相(附註:此段大意即三災是虛妄,涅槃不可言說。詳仁王般若經)。
10. 吾今強言…汝知少分—其實劫災、涅槃很難以意識心說得清楚,我今天只是勉強向你解說,是希望讓你捨棄邪見,不要執著;你不要隨著我的話擅自解讀,也許你所了解的只是滄海一粟,真實境界要自己去證悟。

附註一:「當現前時,亦無現前之量,乃謂常樂。」此句很有問題!此是剛入空時的境界,還未達到如報身佛南無 阿彌陀佛之常、樂、我、淨的境界。

附註二:佛法原本只有一種「真實義」,沒有所謂佛乘、三乘之分,只是因應眾生根器的不同,所教的方法不同而已。真實義只有「過量人」才知道,過量人就是有「證量」的人,證量就是修行的量。例如「聖言量」就是聖人或有證悟的人所講的實際經驗。真實義通達「無取捨」,無取捨就是「不取不捨」,不取空無亦不取涅槃,即「無所得」的意思。取是執著、著相,但全部皆捨會進入空無、斷滅;所以內心要常住空性、丟棄意識心,如此才有能力達到此種境界。

行思禪師,生吉州安城劉氏,聞曹溪法席盛化,徑來參禮1,遂問曰:『當何所務,即不落階級2?』
師曰:『汝曾作什麼來?』
曰:『聖諦亦不為3。』
師曰:『落何階級?』
曰:『聖諦尚不為,何階級之有4?』
師深器之,令思首眾5
一日,師謂曰:『汝當分化一方,無令斷絕6。』
思既得法,遂回吉州青原山,弘法紹化7,諡號弘濟禪師。

1. 法席盛化徑來參禮—弘法的狀況非常興盛,就來參訪禮拜六祖。
2. 當何所務即不落階級—應當做什麼事情才是平等沒有階級、分別?
3. 聖諦亦不為—至高無上的聖諦之法都不追逐、不執著。
4. 聖諦尚不為何階級之有—連聖諦之法都不執著,哪有什麼階級之分別?
5. 師深器之令思首眾—六祖惠能大師非常器重青原行思禪師,令他為弟子之首。
6. 分化一方無令斷絕—到另外一個地方去教化徒眾,不要讓禪宗的法脈斷絕。
7. 弘法紹化—弘揚佛法、教化徒眾。

懷讓禪師,金州杜氏子也。初謁嵩山安國師,安發之曹溪參叩。讓至,禮拜,師曰:『甚處來?』
曰:『嵩山。』
師曰:『什麼物,恁麼來1?』
曰:『說似一物即不中2。』
師曰:『還可修證否?』
曰:『修證即不無,污染即不得3。』
師曰:『只此不污染,諸佛之所護念4;汝既如是,吾亦如是。』西天般若多羅讖5,汝足下出一馬駒,踏殺天下人,應在汝心,不須速說6
讓豁然契會7,遂執侍左右一十五載,日臻玄奧8;後往南嶽,大闡禪宗,敕諡大慧禪師。

1. 什麼物恁麼來—你是什麼「物」、怎麼來?
2. 說似一物即不中—只要說本心似一「物」就都不對。
3. 修證即不無污染即不得—本心本就不垢不淨、不增不減,不必修證、不可污染。心有污染,即不得開悟見性。
4. 只此不污染諸佛之所護念—只有此不會污染的本心是諸佛所加持保護的。
5. 西天般若多羅讖—西竺(東印度人)般若多羅預言(讖)。
6. 汝足下出…不須速說—你(指懷讓禪師)的門下會出現一位修行很好的人,有如一匹黑馬(指馬祖:道一禪師),會踏殺天下眾人的各種無明障礙,幫助開悟見性,我的法在你的心中應該都很清楚,不需要再多作述說(速說)。
7. 豁然契會—豁然心領神會。
8. 日臻玄奧—很快就達到玄妙奧秘的境界。

永嘉玄覺禪師,溫州戴氏子。少習經論,精天臺止觀法門1,因看維摩經,發明心地2。偶師弟子玄策相訪,與其劇談,出言暗合諸祖3
策云:『仁者得法師誰?』
曰:『我聽方等經論,各有師承;後於維摩經,悟佛心宗4,未有證明者。』
策云:『威音王已前即得,威音王已後,無師自悟,盡是天然外道5。』
曰:『願仁者為我證據。』
策云:『我言輕,曹溪有六祖大師,四方雲集,並是受法者6,若去,則與偕行。』

1. 止觀法門—定慧等持的禪定法門。
2. 發明心地—心中顯發、悟解明白。
3. 偶師弟子…暗合諸祖—六祖的弟子玄策偶然來訪,與他暢談甚歡,發現永嘉所說的言論暗中符合禪宗諸位祖師的說法。
4. 我聽方等…悟佛心宗—我聽大乘(方等:方正平等)經論,各有師承來歷;後來由於看維摩詰經,才悟解佛的心要宗旨。
5. 威音王已…天然外道—如果在威音王佛以前,自修就可以;在威音王佛以後,沒有師承教導而自己悟解,那全是些自然(天然、無因)外道。
6. 是受法者—都是受其法益的人。

覺遂同策來參,遶師三匝,振鍚而立。
師曰:『夫沙門者,具三千威儀,八萬細行1;大德自何方而來,生大我慢?』
覺曰:『生死事大,無常迅速2。』
師曰:『何不體取無生,了無速乎3?』
曰:『體即無生,了本無速4。』
師曰:『如是,如是!』
玄覺方具威儀禮拜5

1. 三千威儀八萬細行—出家人因守戒律所顯現出的三千種(多種)莊嚴的容貌,適當的舉止儀態及八萬四千種微細律行。
2. 生死事大無常迅速—請開示生死的事情最重大、無常變換最迅速的道理。
3. 何不體取無生了無速乎—你何不體會取證無生法忍(心安住於空性之中),了脫無常的迅速?
4. 體即無生了本無速—眾生的體性本是無生無滅,了脫是沒有快速不快速的問題。
5. 方具威儀禮拜—才以具有威儀的方式恭敬禮拜。

須臾告辭,師曰:『返太速乎?』
曰:『本自非動,豈有速耶1?』
師曰:『誰知非動2?』
曰:『仁者自生分別3。』
師曰:『汝甚得無生之意。』
曰:『無生豈有意耶4?』
師曰:『無意誰當分別5?』
曰:『分別亦非意6。』
師曰:『善哉!少留一宿。』
時謂一宿覺7,後著證道歌,盛行於世;謚曰無相大師,時稱為真覺焉。

1. 本自非動豈有速耶—體性本自不動不靜,哪裡有快速不快速呢?
2. 誰知非動—知道不動的源頭是什麼?
3. 仁者自生分別—知道不動,那是你的意識心自生分別。
4. 無生豈有意耶—既然是無生,哪有意不意的問題?
5. 無意誰當分別—你既然說無意不意的問題,那是誰在分別?
6. 分別亦非意—覺悟後的分別,不是意識心的分別(指開悟後的境界)。
7. 時謂一宿覺—當時的人就稱呼永嘉為一宿覺悟的禪師。

禪者智隍,初參五祖,自謂已得正受1,庵居長坐,積二十年。師弟子玄策遊方至河朔,聞隍之名,造庵問云:『汝在此作什麼?』 隍曰:『入定。』
策云:『汝云入定,為有心入耶?無心入耶?若無心入者,一切無情草木瓦石,應合得定;若有心入者,一切有情含識之流2,亦應得定。』
隍曰:『我正入定時,不見有有無之心。』
策云:『不見有有無之心,即是常定,何有出入?若有出入,即非大定3。』
隍無對,良久,問曰:『師嗣誰耶?』
策云:『我師曹溪六祖。』

1. 正受—即瑜伽、相應、禪定。心與境相應、心專注一境。
2. 一切有情含識之流—一切有情含有心識之類。
3. 不見有有…即非大定—不見有有無之心,即是尋常之定,哪有什麼出定、入定?若有出定、入定,就不是能斷惑的大定。

隍云:『六祖以何為禪定?』
策云:『我師所說,妙湛圓寂,體用如如;五陰本空,六塵非有;不出不入,不定不亂;禪性無住,離住禪寂;禪性無生,離生禪想;心如虛空,亦無虛空之量1。』
隍聞是說,徑來謁師。
師問云:『仁者何來?』
隍具述前緣。
師云:『誠如所言,汝但心如虛空,不著空見,應用無礙,動靜無心,凡聖情忘,能所俱泯,性相如如,無不定時也2。』
隍於是大悟,二十年所得心都無影響3。其夜、河北士庶,聞空中有聲云:『隍禪師今日得道。』
隍後禮辭,復歸河北,開化四眾4

1. 妙湛圓寂…虛空之量—法身微妙、明亮、圓滿、寂滅,體性(空性)相用一如(體即相用、相用即體);色、受、想、行、識等五陰(詳附註)的體性本具空性,但其產生是由於無明妄想的虛妄有,色、聲、香、味、觸、法等六塵亦非實有;本心本就妙湛圓寂,不出不入,不定不亂;禪性也沒有安住不安住的問題,要遠離安住不安住的問題才能達到禪寂;禪性的體性沒有生滅(不生不滅),所以要遠離生起禪定的妄想;本心(法身)不是虛空但譬如虛空,所以也沒有意識心的虛空之量。
2. 誠如所言…不定時也—就像玄策所說的一樣,你只要心如虛空不著一切相,但也不著空無之見,你就能自在無礙地運用你的心,起心動念(動靜)都沒有意識心(由空起用),把凡夫心、成聖人之心都要忘記(無所得),把能認識的心與所認識的境界都要消失泯滅(能所俱捨),體性與相用如如不動,如此就沒有不禪定的時候(才是真定、大定、開悟)。
3. 二十年所得心都無影響—二十年來「有所得」的心都丟棄而無所有。
4. 開化四眾—啟發教化出家、在家男女等四種信眾(或指四方而來之信眾)。

附註:「五陰(蘊)」有人認為包括精神身與肉身,但個人認為色身含精神身(五蘊身)、氣身、肉身。五蘊身與氣身不同,氣身有中脈、五輪的結構,但五蘊身、氣身、肉身三者如泥和水,密不可分。八識身(即六識身,道家稱為元神,基督教、天主教稱為靈魂。)會執著三界六道,呈橢圓形,有各種顏色(例如累世執著憍慢心會出現白色);再度執著六道之一即成為五蘊身,其形狀大小不一定,顏色與八識身可能不同。

一僧問師曰:『黃梅意旨1,甚麼人得?』師云:『會佛法人得。』僧云:『和尚還得否?』師云:『我不會佛法2。』
師一日欲濯所授之衣,而無美泉;因至寺後五里許,見山林鬱茂,瑞氣盤旋;師振鍚卓地3,泉應手而出,積以為池,乃跪膝浣衣4石上。
忽有一僧來禮拜,云方辯,是西蜀人。昨於南天竺國,見達摩大師,囑方辯速往唐土,吾傳大迦葉正法眼藏及僧伽梨5,見傳六代,於韶州曹溪,汝去瞻禮。方辯遠來,願見我師傳來衣?。師乃出示。
次問:『上人攻6何事業?』
曰:『善塑7。』
師正色曰:『汝試塑看。』

1. 黃梅意旨—禪宗的密意要旨(法脈)。
2. 我不會佛法—我只得到心法,不會表面的佛法。
3. 振鍚卓地—在地上以錫杖振動一下。
4. 浣衣—清洗衣垢。
5. 吾傳大迦葉正法眼藏及僧伽梨—我傳大迦葉正法法脈及法衣(僧伽梨:雜碎衣、大衣)給六祖惠能大師。
6. 攻—主要工作。
7. 善塑—善於雕塑佛像。

辯罔措1。過數日,塑就真相2,可高七寸,曲盡其妙3
師笑曰:『汝只解塑性,不解佛性。』
師舒手摩方辯頂曰:「永為人天福田4。」師仍以衣酬之。
辯取衣分為三,一披塑像,一自留,一用?裹瘞地中5。誓曰:『後得此衣,乃吾出世,住持於此,重建殿宇。』宋嘉祐八年,有僧惟先,修殿掘地,得衣如新。像在高泉寺,祈禱輒應6

1. 罔措—迷惘、舉手無措。
2. 塑就真相—把真人塑成雕像。
3. 曲盡其妙—非常神似美妙。
4. 永為人天福田—永遠可得人天福報。
5. 用?裹瘞地中—用?葉把衣服包住並埋在地下。
6. 祈禱輒應—向雕像祈禱經常有靈驗。

有僧舉臥輪禪師偈云:
『臥輪有伎倆,能斷百思想1
對境心不起,菩提日日長2。』
師聞之曰:『此偈未明心地,若依而行之,是加繫縛3。』
因示一偈曰:
『惠能沒伎倆,不斷百思想4
對境心數起,菩提作麼長5。』

1. 臥輪有伎倆能斷百思想—我臥輪禪師有伎能,能斷掉各種雜念。
2. 對境心不起菩提日日長—面對境界妄心不起,菩提智慧日日增長(附註:菩提真心沒有能斷、所斷、能長、所長。能增長的是後得智,還未達究竟,此為漸修過程)。
3. 此偈未明…是加繫縛—此偈顯現還未明心現性,若依此偈而修行,只會增加煩惱纏縛。
4. 惠能沒伎倆不斷百思想—我惠能沒有什麼伎能,不必要斷滅壓制各種雜念。
5. 對境心數起菩提作麼長—面對塵境則由空起相用;菩提真心不生不滅,要怎麼增長?

六祖壇經白話註解機緣品第七
唐釋門人法海錄
█藥師山 紫虛居士 註解
佛門弟子 慈義居士 整理

基金會介紹|雲峰山景區|印斗山生態園|學員園地|訂電子報|問題討論|所有文章|網站管理 
版權所有  轉載任何本站文章請勿修改且應註明出處及作者
財團法人新北市私立藥師山紫雲紫虛社會褔利慈善事業基金會 地址:新北市平溪區平湖村石硿子36號 電話:02-23689416/0988-143394